逆天小农民覃力徐凤娇李香琴最新美文大结局阅读 作者月下火

admin
admin
admin
3995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3日19:24:43 评论
摘要

看着徐凤娇的倩影,梁建国想着能将这种女人摁在身下爽一次,那真是会飞上天的啊,嘿嘿……覃力一路上的确没吃饭,而见李香琴下厨,他也不客气,家乡的饭菜家乡的味道,他可是好几年没尝一口了。他边吃边问:“嫂嫂,我大哥去哪里了,你打他电话,让他回来吧。”李香琴说道:“别提那没把门的,他现在浪得欢,不到半夜不会回来的。”覃力吃饭的动作顿了顿,大哥被女人这么说,他做弟弟的,也脸上没光。

逆天小农民作者月下火 逆天小农民月下火 都市之逆天小农民免费阅读 第4章 靠不靠谱

梁建国和徐凤娇走在庄道。

徐凤娇对覃力久久不能忘,她很想多了解了解覃力,奈何她不是庄上的人,而覃力则好像从天而降的一样。她就问身边的梁建国,说道:“梁主任,你对这个覃力村长,你怎么看?”

梁建国一改之前在覃力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,此时马上变脸,嘴角一翘,说道:“我看,也不靠谱。”

徐凤娇些许蹙眉,问:“何出此言?”

梁建国说道:“你看他嘴上没毛,就是办事不牢的主。刚才我也说了大一堆,让他出个主意,他出了吗?没有啊,我看他也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货色,而且他肚子里半点经商的货色都没有。徐干事,这么大热天,到我家去坐会吧。我上次从市里带回来了一些好茶……”

徐凤娇听到梁建国如此评价覃力,心中多有不满,她心忖,我看你也是茅坑里的石头,没料还臭。当然,她初来驾到,这梁建国也对她阿谀奉迎,为了搞好组织关系,她也不会如此明显的说出来。

她说道:“今天没时间了,我要到赶到县上去一趟。有个会要参加。”

梁建国知道徐凤娇在县上还挂着主职,不然,也不会如此对一个下乡的女干部百般讨好,他也有着小九九呢。他很遗憾的说道:“你徐干事你今天先忙,明天你下村来,我们再一起喝茶。”

徐凤娇看着梁建国的谄笑,马上想到覃力威严刚肃,越发觉得覃力更加可靠,而面前的梁建国,将会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。真是有些人只需要见一面,就足够让人放心。而有些人,待得越长时间,就会越让人厌恶。

“明天的事,改天再说吧。”

徐凤娇这次不再和梁建国废话,快步走向村委大院。

梁建国忙走近边上的屋檐底下凉快,刚才徐凤娇有伞,可他却沾不到对方半寸遮阴,晒得他满头飙汗。

看着徐凤娇的倩影,梁建国想着能将这种女人摁在身下爽一次,那真是会飞上天的啊,嘿嘿……

覃力一路上的确没吃饭,而见李香琴下厨,他也不客气,家乡的饭菜家乡的味道,他可是好几年没尝一口了。

他边吃边问:“嫂嫂,我大哥去哪里了,你打他电话,让他回来吧。”

李香琴说道:“别提那没把门的,他现在浪得欢,不到半夜不会回来的。”

覃力吃饭的动作顿了顿,大哥被女人这么说,他做弟弟的,也脸上没光。

李香琴一直盯着覃力,她也看到覃力的这个动作,她就知道嘴快了,就马上改口说道:“你大哥在外面忙,通常要到晚上半夜才回来。”

覃力问:“忙什么?”

李香琴张嘴就来:“庄稼地的活。你应该知道,你大哥不是闲的主。”

覃力皱眉,刚才梁建国也说了,全村都种了苹果,他刚才也进了自家的果子地,看到里面杂草很多,路堤也是蹦蹦裂裂,许久未见修葺,这李香琴说大哥在地里忙,必定是谎话。

联想到大哥家里的邋遢样,覃力也能看出一点什么。他就哦的一声,低头不说话,再吃一会,就放下碗筷。

李香琴见覃力要走,她就说道:“二兄弟,这么热的天,你要去哪里?”

覃力说道:“我整理一下老屋,我晚上睡那边。”

李香琴赶紧说道:“二兄弟,那老屋好多年都没人住了,现在怎么还能住人啊,你晚上不用去,就住这里,有你的房间。”

覃力马上摇头说道:“不用麻烦,我住老屋就好。”

看着覃力外出的背影,李香琴也是有点茫然,可他很快就明白,自己的这个二兄弟能当兵这么多年,浑身透着说不出来的气质,肯定不是普通人物。他肯定看出来了,如果他和她们夫妻住在一起,就有可能被外人说闲话呢。

她赶紧收了饭菜,然后围一个围裙,拿块毛巾,丢进胶桶里,再提着扫把之类,也出去到老屋。她进门就说道:“二兄弟,让嫂嫂给你打扫。这脏活,你别动。哎,你要是早一点打电话回来,我就给你先收拾了。”

覃力没多说,他这几个月都被关部队的禁闭,他也没有自由。当然,这些事,个中缘由,打死他也不会和外人说的。

他想起什么,先看一下屋里屋外,估摸着需要什么东西,也就让李香琴不用急着打扫,他先去镇上买点东西。

他就走到村委大院,见到角落树荫下停着一辆九成新的面包车,他先踢一脚车轮,顿时防盗警鸣响起。

但村委大院没人出来,他喊一声,也没人应。

他走进去,见到在村长办公室,开着吊扇,而在一边的长条木凳沙发上,躺着一个五膀三粗的大汉,短寸头,剑眉横飞,正呼呼的打着呼噜呢。

覃力皱眉,过去一倾沙发,上面的人就掉到地上。

那大汉正做着美梦,在梦中,他搂着一个性。感大明星,在跳着舞,各种身体摩擦,要多美妙就多美妙,不知不觉中,哈喇子流了一脖子。

可就在这关头,却被人打搅了,而且还是被人从凳子起搞到地上,他蹭的站起来,朝着覃力就骂:“格你老子的,你找抽是不是!”

覃力先扫一眼办公室,满地烟头和茶沫,办公桌上还有一堆瓜子和花生壳,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文件,散落到角落,还被人踩过几脚。

他就盯着面前大汉,问:“你是谁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大汉继续骂道:“哎哟呵,你弄了老子,你不道歉,你还挺有理。让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!”

大汉举手就要去弄覃力的肩膀,想要放翻覃力,结果没想到左膝后窝一麻,肩膀上传来巨力,他咚的一声,反被人摁着跪在地上,膝盖砸在地上,都麻了。

“我草你大爷!”

大汉羞怒,却猛的去抓覃力的大腿,想要掀翻覃力,可没想到肩脖上传来一股更加大的力量,然后脸就被人摁在地上,鼻孔一出气,就吹气一通烟尘。

覃力再问:“说,你是谁,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大汉尝试挣扎,可脖子上传来的力量,让他亲着地的脸都生疼,他赶紧说道:“我是这村的村长秦长河。”

“胡说,上个月选举,不是选覃力为村长吗?”

“覃力是被选为村长,可他是去当兵的,七八年没音信,听说被打死了。”

“那为什么还要选他?”

“大家抓阄抓的。有他名字,没他这号人。村里,现在是我说了算!”

“哼,睁大你狗眼,看清楚了,我就是覃力!”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3日19:24:43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3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