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睛神作大奉打更人推女顺序 许七安的身份 浮香在哪几章出现

admin
admin
admin
2914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8日17:08:10 评论
摘要

伺候浮香的大丫鬟,今早看他时,那崇拜的眼神,让许七安春风得意。出了影梅小阁的院子,在门口看见精神抖擞的两位同僚。果然没有问我要银子….哎,真不想白嫖,奈何美人恩重….许七安语气轻快的道:“早啊,两位。”三人并肩离开教坊司的胡同,临别时,宋廷风眯了眯眼,忍不住问道:“浮香姑娘….滋味如何?”沉默寡言的朱广孝也看了过来。许七安目视前方,带着三分桀骜,三分痞气,嘴角一扬:“那姑娘….很润!”

大奉打更人男主绿了 大奉打更人女主介绍 大奉打更人浮香身份 第七十一章 诡异的信息

交了打茶围的银子,进入院子,燃烧炭火的室内坐着七八个客人,喝茶聊天,雅兴正浓。
六名身穿彩衣的舞姬披着轻薄的纱裙,翩翩起舞,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儿。
许七安扫了一圈,没看到那位在外大家闺秀,在床内媚风骚的花魁娘子。
打茶围不全是行酒令,也有听曲和赏舞等节目。而花魁娘子不是每次都出场陪客人。
同样的,客人也需要“自由空间”,行酒令固然有意思,但不利于交流私事。
有些客人是结伴而来,在这里喝花酒,联络感情。这时候就需要一点自由,让他们自己发挥。
三人入座,宋廷风耸耸肩,眯着眼笑:“看来浮香姑娘今晚不打算出来陪客。”
许七安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宋廷风解释:“打茶围时间有限,通常来说,一批客人最多在这里呆一个时辰,要么续下一桌,要么走人。
而行酒令想玩的愉快,差不多也要一个时辰。”
也就是说,咱们这一批是不玩行酒令了,那么浮香当然就不会出现.....为什么你这么懂教坊司的规矩,没少光顾吧....许七安点点头,表示学到新知识了。
一支舞结束,舞妓短暂休息。
一名穿淡青色儒衫的年轻人起身,举着杯,环顾四周:“杨凌杨公子在吗?”
他一连问了三遍,无人应答,失望的坐下。
邻桌,一位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,好奇的问道:“兄台,这位杨凌是何许人?”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淡青色儒衫的年轻人,微微抬起下巴:“听过吗?”
“有点印象。”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回忆片刻。
“当然,此诗一出,便被当下的读书人称为千古以来,咏梅绝句。便是你们这些人,也当听过的。”穿儒衫的年轻人骄傲的昂起了头:“只有我们读书人才能作出的佳句。”
富家翁打扮的中年人纳闷道:“那公子为何在此地寻人?”
两人交谈之中,边上的酒客也纷纷停止攀谈,侧耳倾听。
“因为这首千古绝唱就是在影梅小阁问世的,这诗是杨凌杨公子赠予浮香姑娘,以梅喻人,交相辉映,当真是锦绣心思。”
“难怪影梅小阁近来恩客如云,难怪浮香姑娘总是不出面。”
“是啊,听说浮香姑娘已经轻易不陪客了。”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.....好美的诗,真想见一见浮香姑娘,还有那位才子。”
闻言,淡青色儒衫的年轻人扼腕叹息:“那杨公子只在教坊司出现过一次,便杳无音讯,国子监派人去长乐县学找他,结果查无此人。”
“竟有这等怪事!”众人大惊。
淡青色儒衫的年轻人,无奈道:“我天天来影梅小阁,就是为了等他。不只是我,京城学子都想结交此人。”
宋廷风啧啧道:“这下可好,浮香姑娘已经不是我们可以觊觎的女子了。”
朱广孝也叹息一声。
我是不是无意中哄抬了ac价?许七安心虚的低头喝茶。
宋廷风看着新同事,道:“可惜你破案厉害,写诗不行,你若能与那杨凌一样,写一首千古绝句,浮香姑娘倒贴都愿意。”
“倒贴?!”许七安发现了华点。
“你倒坊间流传风尘女子与穷酸书生的风流韵事,是凭空捏造?穷酸书生偶尔能出佳句,赠予风尘女子,她就会身价大涨。这是互惠互利的好事,而那些年少出名的读书人,更是风尘女子争相吹捧的对象。
“别说不要银子,便是倒贴也愿意的。云鹿书院的紫阳居士,当年就颇有诗才,考中状元后,在教坊司流连三月,一钱银子都没出。”宋廷风说道。
朱广孝点头,给予肯定。
宋廷风发现新同事瞠目结舌,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惊,又仿佛听见了振奋人心的消息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。
一位伺候客人喝酒的丫鬟,匆匆离席,盯着许七安看了几秒,露出了狂喜神色,竟撇开酒客,不顾形象的跑出了屋子。
再不久,盛装打扮的花魁娘子就出场了,长长的裙摆拖曳在地,青丝间的华美首饰与姣好的容颜交相辉映。
衣裙厚度恰到好处,既不显臃肿,凸显出玲珑浮凸的成熟身段;也不至于让人觉得卖弄风骚。
这和许七安第一次见到她时,穿衣打扮上明显更讲究了。不像是教坊司的花魁,而是有一定身份地位、艳名远播的交际花。
浮香娘子一双盈盈妙目在客人身上扫过,在许七安身上停顿了一下。

“咦,浮香刚才看我了。”宋廷风微微震惊。
朱广孝看了他一眼,挺直腰杆,不服气的说:“是看我的。”
朝客人施礼后,浮香声音软濡的说:“奴家献舞一起,为客人们助一助雅兴。”
客人们惊喜万分,没想到这位教坊司风头最劲的花魁肯出现一见。
心思敏锐的客人,想的更深一些,浮香花魁号称琴诗双绝,不以舞著称,为何今日偏偏是跳舞。
“这身段,要能给我跳一曲极乐净土就好了...”许七安一边欣赏着优美的舞姿,一边浮想联翩。
一曲结束,浮香饮了一杯酒,脸蛋酡红的告退。
宋廷风笑道:“值了。”
朱广孝点点头。
宋廷风端起酒杯,朝许七安示意:“浮香姑娘很少跳舞,弹琴倒是经常,你初来教坊司,能见到她的舞,这银子花的值。”
许七安举杯回敬:“今晚要能宿在她屋子就好了。”
宋廷风哈哈大笑。
朱广孝微微摇头。
宋廷风刚笑完,就看见一位丫鬟走了过来,道:“杨公子,我家娘子请你入屋喝茶。”
....宋廷风和朱广孝茫然的看着许七安,脸上表情一点点僵硬。
许七安拍了拍他肩膀:“明日卯时,院门口不见不散。”
哐...那位穿淡青色儒衫的读书人,猛的从案前站起身,露出震惊狂喜之色,高呼道:“杨公子,你是杨凌?你就是杨凌?杨兄,杨兄....在下杜英....”
许七安停住,朝他拱手,跟着丫鬟离开。
杨凌....满屋子的酒客瞪大眼睛,几个穿儒衫的读书人狂喜。
宋廷风和朱广孝无声对视:“???”
......
温暖如春的卧室,屏风后的浴桶。
许七安泡在浮满花瓣的热水里,舒服的吐出一口气。
披轻纱,肌肤白皙身材出众的浮香,跪坐在浴桶边服侍,柔软的小手在他身上揉搓。
“几日不见,公子愈发神俊。”花魁娘子欣赏着许七安强健的身躯,亮晶晶的眸子快移不开了。
之前的许七安五官俊朗,也算是不错,今日重逢,明明外表没有变化,却给人一种难以言说的气质。
“只要你喜欢,我的改变就是值得的。”许七安扬了一下眉毛。
浮香俏脸一红,有些羞怯的欣喜。
她神色幽怨道:“净会说些好听的哄骗奴家,公子明明是瞧不上我的。”
哪有男人能抱着她一整晚,什么都不做的?
花魁娘子第二天醒来,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巨大的怀疑。
“那天比较累....”许七安心说,这话听起来就像四五十岁的老男人的借口。
他当即岔开话题,问道:“冷不冷。”
花魁娘子立刻点头,委屈道:“冷~”
“冷就一起洗。”许七安把她拉进浴桶。
噗通...
猝不及防的尖叫。
浮香趴在许七安怀里,撒娇道:“讨厌。”
她坐在许七安肚子上,双手勾住他的脖子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像他讨教诗词。
许七安虽是个水货,但肚子里记的诗词多,偶尔蹦出几句,就让花魁兴奋的面红耳赤。
“对了,周侍郎罢官流放的事儿,杨公子听说了吗?”
她状似随意的一句话,让许七安心生警惕。
“听说了,似乎是被威武侯弹劾了。”许七安道。
花魁娘子抬起妩媚多情的俏脸,凝视着他,轻笑道:“似乎是因为那位周公子贼心不死,劫持了威武侯的庶女。”
“所以说美色是刮骨刀啊。”许七安半惊讶半感慨的说。
作为刑侦老手,没有人能轻易从他这里套去信息。不过,浮香可能心里起疑了。
哪有这么巧的事,那天刚刚说完陈年往事,周立就真的对威武侯庶女出手....嗯,未必是疑心,但肯定有好奇心。
我得增强这个女人对我的好感,让她打心底倾向我,免得哪天对某位官员说起了我的事....
“刚才看姑娘跳舞,心里忽然有所触动,偶得几句...”许七安搂着美人的香肩,吟道:“钿头云鬓击节碎,血色罗裳翻酒污,今年欢笑复明年,秋月春风等闲度。”
今年欢笑复明年,秋月春风等闲度....花魁娘子眼里蓄了泪水,低声哭泣:“公子是在戳奴家心窝吗,公子好狠的心。”
沐浴后,两人躺在华美的锦塌,许七安翻看着摆在枕边的图集。

花魁娘子的棕色眼眸像林间小鹿一样黑亮湿润,脸蛋泛起艳丽的桃红,羞羞怯怯,却又任君采撷的姿态。
精致的容貌,丰腴的身段,肌肤滑腻无暇,宛如一尊玉美人。
“什么意思啊。”许七安看她一眼,扬起手里的图集。
浮香抿了抿嘴,不敢回答。
你还真以为我是童子鸡,需要科普教育?许七安嗤笑一声,随手丢掉图集。
这天晚上,花魁娘子的床一直摇到半夜。
....
第二天卯时,许七安在略显憔悴的美人服侍下穿戴好衣冠,用了早膳,告别含情脉脉的浮香。
伺候浮香的大丫鬟,今早看他时,那崇拜的眼神,让许七安春风得意。
出了影梅小阁的院子,在门口看见精神抖擞的两位同僚。
果然没有问我要银子....哎,真不想白嫖,奈何美人恩重....许七安语气轻快的道:“早啊,两位。”
三人并肩离开教坊司的胡同,临别时,宋廷风眯了眯眼,忍不住问道:“浮香姑娘....滋味如何?”
沉默寡言的朱广孝也看了过来。
许七安目视前方,带着三分桀骜,三分痞气,嘴角一扬:“那姑娘....很润!”
......
在内城买了几匹绸缎,租一辆马车赶回许府。
许二叔今天请假,留在家里等他消息。许新年也没有读书,没心情。
直到许七安让下人搬着绸缎回来,一家人才如释重负。
许七安没有解释太多,指着绸缎,笑道:“给婶婶和妹妹们做衣裳的。”
婶婶心里憋着气呢,抬了抬雪白尖俏的下颌,哼了一声。
小豆丁拉着他的裤脚要往上爬,嘴里嚷嚷:“大哥大哥,我看到姐姐昨天偷偷躲着哭呢。”
瓜子脸的许玲月面红耳赤。
当着家人的面,不好表现的太亲昵,许七安朝美丽少女笑了笑,然后踢毽子似的把小豆丁踢在空中,探手抱住。
婶婶给吓了一跳,小豆丁则没心没肺的咯咯大笑。
二叔一愣:“你踏入练气境了。”
得到许七安的肯定后,二叔露出了老父亲般的欣慰笑容。
书房里,许七安简单的向二叔和二郎解释了事情的经过。
父子俩都是一阵后怕。
许新年审视着堂哥:“长公主为什么会派人跟踪你?”
我也想知道....许七安给出猜测:“也许是那天在书院的外人里,只有我?”
亚圣学宫发生异象的当天,长公主也在学院里,不可能不关注此事,如此一来,监视一下当日唯一的外人,倒也合理。
许新年沉声道:“长公主心思深沉的很,她不但在云鹿书院求学多年,与魏渊更是半个师徒关系。她的棋艺超绝,举荐你为打更人,绝非一时兴起随手落个闲棋。
“大哥将来如果被她召见,不用惊讶,切记一定要小心,谨慎对待。”
许七安“嗯”了一声。
能被心高气傲的许辞旧如此重视、忌惮,说明这位长公主不是个简单人物。
许新年说完,忽然扬起下巴,道:“我踏入修身境了。”
我也成了儒家八品的高手!
许七安惊喜了一下,“修身境的儒生有什么神异?”
许新年嘴角一挑:“义之所在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”
这一刹那,许七安心里涌起豪情万丈,迸发出孤身面对千军万马的勇气。
这种莫名的勇气维持了一刻钟,才缓缓消散。
“修身是磨砺文胆的过程,这个境界的儒生,一言一行都让人信服。比如大哥刚才就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,于是不自觉的会照做。将来我入朝为官,断案不比你差。”
不,我是靠真本事,你那是靠作弊!许七安心说。
这相当于是一个勇气BUFF,言出法随的雏形.....许七安眼睛一亮,与二叔对视一眼,前者道:“辞旧,大哥待你不薄...”
“滚!”许新年不等他说完,拂袖而去。
粗鄙的武夫。
.....
许七安回自己的小院,补了个觉。
忽然,他莫名其妙的惊醒,惊动他的源头,是藏在枕头底下的玉石小镜。
玉质的镜面,出现了一行小字: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8日17:08:10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4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