轮回乐园by那一只蚊子 爆侃网文轮回乐园女主角是谁

admin
admin
admin
3347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12日13:59:49 评论
摘要

这次死战,让苏晓得到不少的隐性收获,例如,经这次战斗,青钢影能量已彻底稳定下来。 苏晓拿出【老兽王的精魄】,吞噬之核能力激活,开始吸收精魄内的能量,精魄内的生物能量在经过过滤、净化、提纯后,化为一股无色能量,没入到苏晓体内,被他体内的青钢影能量快速吸收。两小时后,漂浮在苏晓前方的精魄空壳化为粉渣。【提示:青钢影已提升到Lv.50。】一颗不朽级的精魄,提升了8级青钢影能力,这是能量吸收率提升,所带来的好处。

作者那一只蚊子全部小说 那一只蚊子 轮回乐园起点 第十五章:史无前例的天上掉馅饼

黑暗之域,小镇最里侧的神堂内。

墙边的骸骨堆成斜坡,这些骸骨的结构特殊,多个头骨挤在一起,颈骨短粗,更下方的肋骨很细,但密实,足有三层,彼此黏连在一起,四肢的形态更接近四组奔跑的兽。

值得留意的是,这些骸骨上,都有骨裂或粉碎性骨折的痕迹,它们原本一定有血肉,只不过被剔除了,肋骨内的脏器已经发黑、干瘪。

似是察觉到苏晓的到来,坐在里侧条案前的传光人终止祈祷。

或许是知道自身的形象有多强悍,以及不符合传光人给人的第一印象,他下巴处蓄有小胡子,还戴着挂有饰链的眼镜。

可惜,这些掩饰性的装束,对比被胸大肌与肱二头肌所撑紧的神职人员长袍后,显得格外无助。

“新住民,欢迎你入住「黎明镇」,黑暗总会过去,黎明终会到来。”

传光人和善的笑了,不过就在这时,一股略带焦糊的香味从里侧的小木门内飘出。

“我叫安德森,是「黎明镇」的传光人,这是烛台和脂蜡,你拿好,在小镇内遇到什么麻烦,可以来找我。”

传光人·安德森递来铜质的古旧烛台,以及一根颜色白中透黑的蜡烛。

“你有选好居所……”

传光人·安德森的话说到一半,通往里屋的木门发出砰砰声,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轻撞门。

“是我养的宠物,它或许是饿了,稍等,我去处理一下。”

安德森起身向里屋走去,他站起身后,2米7的身高压迫感十足。

安德森刚开门,一只漆黑的爪子从门缝内探出,左右抓挠摸索着,这黑爪给人很强烈的邪恶、污秽、扭曲感,毋庸置疑,这东西不好惹,不过从这黑爪摸索的动作看,它此时带着惶恐。

安德森淡定的用那67码大脚,把这黑爪子顶回去,似乎是担心苏晓怀疑什么,他还解释道:“看来它真的饿坏了。”

几分钟后,安德森处理好后,从木门内走出,他手中端着个托盘,上面是几个大号的硬面包与一些果干。

黎明镇不是资源富饶的地方,但这里的住民就算不吃东西,也不会饿死。

安德森席地而坐,把托盘放在他与苏晓之间,做出请的手势。

苏晓拿起快烤面包,没吃,他判断,这烤面包的年龄,应该比他都大,是因为黎明镇特殊的环境,才没腐朽。

苏晓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些吃食,安德森依然只是吃着手中的过期烤面包,他告诫道:

“尽快吃光这些丰盈的食粮,然后忘记它们的味道,这能减少今后在漫长时间,你中想念它们时的痛苦。”

安德森开口,他作为小镇内唯一传光人,同样无法离开黑暗之域。

与其说这里是黑暗之域,苏晓感觉这里更像是流放之地,将那些危险的,不稳定的存在流放到此地。

并非苏晓胡乱猜测,不要忘记,暗黑之域的唯一出入口,是在女王的寝榻下,由她亲自看管。

之前遇到的三名黑暗住民中,有两名都给人危险的感觉,猪兄是强烈的野蛮与凶恶,宛如吞世之口,模仿男则是诡异,纯粹到极点的诡异。

最后的艾莉亚,也是女王她姐姐,其身处此地,大概率是因为无处可去,也可能是女王留在这里的眼线。

这样想来,艾莉亚是监视者,传光人·安德森是看守者,而猪兄、模仿男等,是被流放到此地的穷凶极恶之人。

从之前的提示中,苏晓得知一条情报,这里的所有人,最守规矩的也是混乱中立,之后是混乱邪恶与极恶,放眼整个黎明镇,找不出一个好人。

用餐时,从安德森的只言片语中,苏晓了解了一些事,例如,安德森不是这世界的原住民。

安德森来自于一个名为「尼地泊大陆」的地方,他曾担任一名刽子手。

身处一个即将迎接灭亡的腐朽庞大帝国,外加一名嗜杀成性的残暴君主,以及众多唯命是听的帝国大臣,最后是一座人口超200万,处于暴|乱边缘的王城。

这些因素相加,可以想象当时作为刽子手的安德森有多忙,他每天斩首行刑,累的晚上腰酸背疼,手臂肿痛到睡不着觉。

不知从何开始,安德森能听到很多奇诡的声音,某天晚上,他梦到自身沉入黑暗的泥沼内,满身汗水的他惊醒。

次日清早,开始新一天工作的‘安师傅’,刚砍下第一名犯人的头颅,他就发现,一股奇异的力量流淌到他体内,几分钟后,当他的身体吸收掉这股奇异能量,他强壮了几分。

作为代价,安德森耳中杂乱的呓语声更明显,但工作要继续,安德森重复着每天的行刑。

帝国的局势愈发混乱,安德森的处刑对象从普通人到战士,之后变成比较弱的超凡者,再后来是颇有实力的超凡者,到最后,被处刑的人中,偶尔会有名气大的狠角色。

安德森发现,他斩首的犯人越强大,他能吸收到的奇异能量就越多,他变强的也就越多。

安德森的待遇越来越差,原本是每天工作10小时,到后来的每天工作16小时、18小时,直至最后的每天工作24小时。

犯人押上来、按在桩台上、一斧斩首、头颅掉进竹篮里,这就是安德森每天在重复的事,枯燥乏味,血腥残暴。

一名不眠不休的刽子手,这名头,甚至引起那位残暴君主的注意,亲自参观了安德森的行刑,并给予封赏。

庞大帝国虽已腐朽,距离倒下还要几年,乃至更久,这也造成,安德森都快变成处刑机器,直到某一天,安德森一斧斩下犯人的首级后,发现自己切出了一道黑痕,他用那把只能算是普通的行刑斧,把空间斩开了。

一名行刑者,获得了通过杀戮即可让肉体不断增强的能力,加上他已忘记处刑了多少人,当时连安德森自己,都不清楚自己有多强。

坏消息是,安德森听到的呓语声越来越明显,他不眠不休的行刑,就是因为这些呓语烦的他睡不着。

终于在某天,安德森的强大超过了某个极限,他徒手将那些「暗游魂」从未知之处抓出来,几斧子劈散。

当时,安德森感觉到世界清净了,时隔4年,他终于能安稳睡一觉,睡了整整一星期后,安德森重回以往的工作,处刑、处刑,每天只有处刑与鲜血。

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3年,安德森彻底厌烦,他不能理解,那些王族,怎么有这么多人要杀?王族的敌人也太多了。

为了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当晚,安德森一个人,一把处刑斧,去往了王宫,一斧劈死了被誉为帝国最强的大将军,然后血洗了王宫。

安德森没留活口,甚至没留下目击者,做完这一切,他又回到刑罚机构,对他而言,权力、金钱等全都没意义,他最大的乐趣,是和那些死囚犯聊天,那些将死的死囚犯们,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吐露于心扉,少有虚伪,少有谎言。

旧帝国的王族被屠灭,新帝国顺势建立,安德森作为不涉及权利的处刑人,没受到波及,当然,这也和他一看就很不好惹有关。

最初时,安德森的工作有变多了,几个月后,他迎来了淡季,每天只处刑几个人,这让他有充足的时间,和那些死刑犯闲聊,因他有充足的金钱,能买来酒肉,那些死刑犯自然也愿意和他闲聊。

可惜,安德森的好日子没持续多久,60年后,他发现要处刑的犯人逐渐变多,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般,并且这次更过分,那些新组成的王族,多次调查胡子拉碴,形象邋遢的他,为何60多年都没有老去的迹象。

要处刑的犯人又变多,安德森没有了和他们闲聊的时间,外加那些王族不断搞小动作试探,最后,安德森烦了。

一切都和60年前一样,王族与王宫内的禁卫,一夜之间被赶尽杀绝,据目击者称,那是一个全身升腾黑烟的恶鬼所为。

帝国2.0灭亡后,帝国3.0在短时间内建立,安德森依旧没受波及,他当时的感觉是,这一茬王族,好像还行。

安德森大意了,帝国3.0只维持了40多年,就与帝国1.0差不多了,还不如帝国2.0。

心有些累的安德森,从地里挖掘出他伐灭两代王族的刑斧,灭了帝国3.0的王族。

帝国3.0被灭后,帝国4.0在短短十天内出现。

一切都好像昨日,新生与灭亡之间不断轮替,几百年后,安德森看着帝国12.0建立时,他对人心与人性失望透顶,人们总认为,如果换成自己做君主,就可以在那个位子上做的更好,实际上,那只是没坐上过那个位子而已。

在那时,安德森想通了很多,人们憎恨贪婪的大臣,却又羡慕权势与享乐,人们憎恨富商的垄断,却又希望自己的商品独一无二,人们讥讽帝国的风气与腐败,却又在自身犯错后,四处花钱打点关系,希望免除惩罚,这让安德森明白,人们愤怒的不是不公平,而是愤怒于自己没站在有利的位置上,没能成为既得利益者,这就是人心,这就是人性。

在安德森大彻大悟时,一种东西吸引了他,信仰,对神灵的信仰。

安德森离开王城,去往代表信仰的神圣之地,成为神的仆从。

但没多久,安德森又发现,那被称为「万物之主」的神灵,动机好像不纯,什么人都可以来信奉,并且那些大奸大恶之人,只要愿意改邪归正,就立刻能得到神的爱戴,反之,那些忠诚信仰了几十年的朴实之人,只因为一点点小错误,就被降下神罚。

安德森带着满心疑问,找上「万物之主」在人界的代表神祀大人,对安德森的疑问,神祀大人震怒,当场怒喝:“拿下这异端。”

结果为,异端没拿下,那代表信仰的神圣之地,被摧毁了大半,从始至终,「万物之主」都没降临。

也难为了「万物之主」,他就是个神灵存在而已,看到全身冤刹都快形成实质的安德森,「万物之主」是脊背发寒,脑瓜子嗡嗡的。

但固执的安德森决定,要找「万物之主」要个说法,他满心虔诚,为什么说他是异端?

最终的结果是,「万物之主」找来了其他三位神灵存在,如临大敌的应对安德森,但因某个问题回答错误,四位神灵都被安德森给劈了。

那场战斗刚结束,安德森被喷涌的黑暗吞噬,当他醒来时,已经来到树生世界,那还是黑暗时代,亚达文明的鼎盛时期。

亚达人对光的渴求与信仰,打动了安德森,他在亚达人身上,看到了人性的众多闪光点,所以他成为了传光人,与亚达人一同走在黑暗中,散播光明,他不再轻易杀人,逐渐收敛了暴躁的脾气。

每当将光分享给其他人,看着对方脸上的幸福,安德森都有种充实感。

在亚达人与黑暗的终焉之战中,安德森被暗黑吞没,不知过了多久,当安德森重新醒来时,他已经身处黑暗之域,在那时,黎明镇就已经建立,不过那时的房屋有十几排,不像现在,被黑暗侵溶到只剩街边的两排。

听闻安德森缅怀般的自述,巴哈咕嘟一声咽了下口水,一旁的布布汪目瞪狗呆,虽然安德森说这些时语气淡定,内容却过于生猛。

“都是以前的旧事,你们当故事听就好。”

安德森和善的笑了笑,没以曾经的强大为荣,反之,在说起传光时,却说得格外详细。

“安德森,你信仰代表光明的神祇?”

“我已经没有信仰,只是个传光人而已。”

盘坐的安德森,双手按在膝上,笑容更和善了几分。

“你听过有人信仰太阳吗?”

“信仰太阳?那是什么神祗?”

“不是神祗,而是太阳。”

苏晓将一个小瓶抛给安德森,这里面装的是信仰之力·太阳。

安德森将其打开后,金色细小光粒飘散而出,安德森尝试用手去触碰,下一瞬,他的双目变得无神,却又仿佛看到了千万事物。

过了良久,安德森眼中恢复神采,他略有震惊感的脸上仿佛在说:‘这世上,居然还有这么棒的信仰方式?’

转而,安德森摇了摇头,没再说其他,起身向里屋走去。

苏晓离开神堂,在街边找了处无人居住的石屋后,推门而入。

这石屋约有30平米,桌椅床榻虽老旧了些,但一应俱全,有一整面墙壁被书柜所占,上面的木格内,陈列着众多书籍,多是历史传记等,没看到有价值的书。

床榻上被褥已经发黑发硬,被巴哈丢了出去,考虑到可能会在此暂住,新的被褥铺盖上。

哐嘡一声,近10公分后的金属门关闭,其他不说,此地住民的‘防盗意识’很强,就这门窗的材质,外加黑暗超凡特性的加持,用舰炮轰都轰不开。

黑暗中,苏晓点燃脂蜡,白色烛光映照开,配合此地封闭、安全的环境,给人种想在此地一直居住下去的冲动。

这显然是黎明镇的某种诱导方式,让这里的黑暗住民一直待在家中,不胡乱搞事。

苏晓盘坐在床|上,取出女王冠,这东西有大用,他之前在女王寝殿内,与女王共饮了【血馨醇酒】,完成了「隐藏任务·刺毒之痛」。

任务所得的【石王座补充装置】,是配合女王冠使用。

首先,苏晓要返回位于寒冷墓地的「地下聚地·斯易」,去往那里最深处的封殿内,也就是石王座和女王养父·背叛者·戈鲁所在的地方。

届时,苏晓可以通过【石王座补充装置】,对石王座进行补全,以及让其获得轮回乐园的公证。

石王座上会飘散出灵魂寒雾,如苏晓戴上或持握王冠,坐在石王座上,即可通过王冠,过滤掉灵魂寒雾中的寒冷,获得纯净的灵魂能量。

这些灵魂能量会途经【石王座补充装置】,外加轮回乐园的公正性改造后,苏晓能将其直接吸收,以提升自身的几种能力。

【石王座补充装置】的效用时限为5小时,简单而言就是,石王座+补充装置+轮回乐园公证+王冠,等于时限为5小时的技能提升权限。

苏晓感知自身情况,与女王战斗,让他重伤到濒死,他作为炼金师,凭活力原液+灵影线的配合治疗下,伤势已经恢复不少。

这次死战,让苏晓得到不少的隐性收获,例如,经这次战斗,青钢影能量已彻底稳定下来。

苏晓拿出【老兽王的精魄】,吞噬之核能力激活,开始吸收精魄内的能量,精魄内的生物能量在经过过滤、净化、提纯后,化为一股无色能量,没入到苏晓体内,被他体内的青钢影能量快速吸收。

两小时后,漂浮在苏晓前方的精魄空壳化为粉渣。

【提示:青钢影已提升到Lv.50。】

一颗不朽级的精魄,提升了8级青钢影能力,这是能量吸收率提升,所带来的好处。

【青钢影:Lv.50(主动/被动技能)】

使用条件:开启青钢影能力后,每分钟消耗240点法力值(提升30点)。

主动效果:每次近战攻击将燃烧敌人782点法力值(提升32点),并造成燃烧法力值×1.7倍的真实伤害(1329点真实伤害+斩龙闪提升25%+青影王提升30%=2060点真实伤害),敌人将承受法力燃烧后的强烈痛处。

防御形态:傲歌(主动)……

战斗形态:灭法(被动),你在承受法系伤害后,将导致体内的青钢影能量进一步活化,从而持续提升你的法系抗性(递增式提升)。

提示:如40分钟内未受到法系伤害,此加成将逐步衰减。

提示:每次与法系战斗后,如你承受了多次的法系伤害,你的法系抗性,有会有少量的永久性提升。

提示:你在承受雷电、火焰、寒冻等效果时,将永久性的微量提升对应抗性(此为成长类提升,提升速度缓慢)。

……

青钢影能量所造成的真实伤害突破2000点大关,这是累积得来的强大,一直没觉醒的新特性,本次也觉醒。

这种名为「灭法」的被动特性,可谓是朴实无华,承受法系攻击后,苏晓会不断叠法系抗性,最后都可能叠到法系敌人打不动的程度。

结合绝魔体质提供的60%法系伤害免疫,苏晓在法系方面的防御力,会达到特别夸张的程度。

这让苏晓了解的一件事,当初灭法者与施法者们大战,为何都是很多施法者围攻一名灭法者,这原因既简单又无奈,不围攻着轰,根本就打不死灭法者。

也难怪当初马文·华尔兹会说,想要战斗,首先要保证自身能活下去,这名为的「灭法」的能力,将灭法者对战施法者的战斗方式,完全贯彻,那就是,你打我半天,我没事,可我给你一刀,你不死也重伤了。

苏晓口中呼出浊气,身体状态好了很多,他从储存空间内取出【容器核心】,之前换到了条影灵的右臂,他准备将两者结合。

想让这两者结合,最理想的方式,是再加入一些其他材料作为平衡,他拿出五颗【活性结晶】,一定量的【火金】,以及大概10盎司的信仰之力·太阳后,开始了容器核心与影灵本源能量的结合。

烛光不时摇曳,苏晓现在不着急离开黎明镇,他的目标已完成一部分,压力骤减。

眼下他与灰绅士看似没直接交锋,其实已在暗中互相比拼,他这边要得到断魂影之石,以及找到天赋唤醒装置,唤醒灭法者独有天赋能力。

他确信,灰绅士那边也在完成某件事,所以双方现阶段互相克制,最多是委托合作者,互相恶心一下对方。

现阶段的情况为,一旦苏晓找到天赋唤醒装置,觉醒了灭法者的独有天赋,他就能腾出手,到时他剩余的事,就是逮着灰绅士猛揍,那会让灰绅士难受到吐血。

与之相对,如果灰绅士那边,先完成了想成就之事,也能腾出手来,对准苏晓这边猛捶,就算是苏晓,也会被锤到七荤八素。

所以说,现在看似双方还没见面,其实都是同一种态度:‘你等我把手里的事办完,就锤死你。’

苏晓这边已经办完一半,有个问题是,他不知道天赋唤醒装置在哪,之前问过凯撒,那厮用衔尾蛇板预测了下,结果答案很不明确。

这代表,天赋唤醒装置波及到的因果太多,正在苏晓思索时,房门被敲响,巴哈来到门前,清了清嗓子问道:“暗号。”

“布布上树。”

“暗号正确。”

巴哈开门,一旁的布布汪很懵逼。

“……”

苏晓看着走进门的凯撒,这暗号,可真别致。

“我亲爱的朋友,之前人多,我没敢说,前几天,我回了老家一趟,给你带来点土特产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没说话,他对凯撒带来的土特产不感兴趣,因为这厮送礼,一向是往泌|尿系统方面猛攻,除了鞭还是鞭。

“这是我泡的五连鞭药酒,别客气,收下吧。”

凯撒怀中抱着泡酒瓶,还拍了拍,果不其然,里面的确是五根鞭。

“……”

苏晓将「五连鞭药酒」收起,凯撒难得送礼,外加苏晓准备把这「五连鞭药酒」转手卖罪亚斯,反正对方是古神系体质,一定喝不死,连产品保障都免了。

“凯撒,你有办法让这里的住民离开黑暗之域吗。”

“没办法。”

凯撒一副惋惜的模样,但合作这么久,苏晓留意到他搓手的动作慢了些,每次凯撒的利益有可能受损时,都会有类似的本能动作。

苏晓估计,凯撒大概率能做到这点,只是要付出的代价很大,再或者是要承担很高的风险,对于凯撒这厮而言,小命安危是绝对的最高梯队,紧接着是他的财富。

“可惜,原来想用它作报酬。”

苏晓从怀中掏出卷轴,上面记载的是「衰烂与危险发酵」,对于这类炼金知识,苏晓没研究过,不过他感觉凯撒会对这方面很感兴趣。

“我亲自的朋友,你已经付给凯撒很多炼金知识,那些知识我还没彻底掌握,所以……”

凯撒的话还么说完,苏晓仿佛是没拿住手中的卷轴,导致卷轴脱手了些,自行展开小半。

在这一刻,凯撒宛如被打印机附体,双眼瞪大到极限,记录着卷轴上密集与微小的虚空文字,以及繁琐的图示。

只用了0.72秒,凯撒就把卷轴的前三分之一记录,怎奈,苏晓合上了卷轴。

凯撒开始梳理脑中的知识,这让他脸上的奸笑消失了些,目光也透出难得的凝重,他发现,「衰烂与危险发酵」与他简直是‘天作之合’,如果有了这知识作为基础底蕴,他有很多无法达成的设想,都能融会贯通,例如,让他的‘三神器’之一,【恶浊的裹脚布】得到大幅度提升。

凯撒的眼神从凝重到纠结,再到难受与抓心挠肝,他试探性问道:“我亲爱的朋友,只向外界带一个人就可以吗?”

“对。”

“那……能做到。”

凯撒一副豁出去的表情,见此,苏晓知道,时机成熟了大半,眼下更为关键的一点,是等待。

苏晓离开居所,来到女王他姐姐·艾莉亚的石屋前,敲响遍布黑纹的木门。

“是灭法者先生吗?”

艾莉亚温柔的声音从门内传出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灭法者。”

苏晓眼中浮现不一样的神采,单手按在刀柄上。

“额~”

艾莉亚一时间无言以对,她很认真的想了想,说道:“我猜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铮~

似是听到拔刀声,门内的艾莉亚略有紧张,她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我其实,嗯,能预知到一些东西,对,我是个预言家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依然没说话。

“对不起,我撒谎了,是传光人告诉我的。”

艾莉亚开始在有限的情报认知内,疯狂撒谎。

“……”

苏晓依旧沉默,因为传光人也不知道他是灭法者。

“我…看到的。”

说完这话,艾莉亚叹息一声,闻言,苏晓的手松开刀柄,还未完全出鞘的斩龙闪滑着归鞘,发出哒的一声脆响。

“从小时开始,我就能看到很多东西,有些是我能看懂的,有些是超出我理解范畴之外的,我既能看到,也能许愿。”

“许愿?”

苏晓肩上的巴哈接话,它决定暂代替苏晓交涉。

“嗯,许愿,只要是我许愿的事,就一定能实现,但也要付出对等的代价,很…沉痛的代价。”

“这么说,你父母都是很出色的鬼族?”

巴哈继续试探。

“我母亲是鬼族,但她除了有美貌,其他都很不同,而我父亲,我没见过它,只听过很多人提及过它。”

艾莉亚的话匣子打开,可谓是知无不言。

“聊了这么久,我们也算是朋友,至少告诉我们,你父亲的名字。”

巴哈发现,女王她姐姐·艾莉亚虽是温柔的御姐音,但心智和小孩子一样。

“可以哦,人们都称我父亲为……深渊。”

听到她这话,巴哈的眼角颤抖了下,但它神情平缓的问道:“深渊?这是人名?”

“我母亲说,她在某天无意间走进黑暗中,等走出来时,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,隔天早上,就生下我和我妹妹。”

听闻此言,苏晓想到,在女王的资料中,类别是鬼族/深渊长女,之前他认为,女王是被深渊之力重度侵蚀,才会如此,现在看来,并不是。

女王的母亲,曾受到过深渊之力的波及,不仅没死,还因多重巧合而受|孕,产下一对姐妹。

其中的妹妹资质惊人,虽被鬼族的那些老东西耽误,被选为「继承人」,但她的实力依然不断变强,当她能自由行事后,她只用两年的时间,就从中上梯队,一跃成为北大陆的最强者,成为北方女王,这是何等骇人的天赋与资质。

而女王他姐姐·艾莉亚,苏晓没猜错的话,这是个异常存在,她没有女王那种强大的资质,可她从诞生之初,就有两种能力,「看到」与「许愿」。

只要是艾莉亚许愿的事,一定会发生,事后,与这个愿望有关的人,除艾莉亚本人外,都要付出极度惨痛的代价。

鬼族曾十分重视这种能力,几年后,鬼族将艾莉亚丢到了黑森林,在那时的鬼族看来,艾莉亚简直是个裹着柔美皮囊的怪物。

对于艾莉亚危险这点,苏晓从一开始就知道,轮回乐园的提示中隐喻的已经很明显,整个黑暗之域内,没有一个好人。

苏晓不会通过艾莉亚许愿,这种看似能一步登天的能力,背后都蕴藏着难以想象的代价,不过「看到」这点,还是可以借助的。

“艾莉亚,你能帮我「看到」一件事吗。”

“可以哦,不过你要和我等价交换,否则有些事会「因连」到你身上,还有,每个人只能让我帮他看到一次。”

艾莉亚说话间,一个长方形的扁平无盖木盒,从门下推出。

苏晓沉吟了下,既然是等价交换,灵魂结晶或灵魂晶核是最好的选择,考虑到他所问之事波及重大,他取出五块灵魂晶核,放在扁平的无盖木盒内,他这次下了血本。

木盒被拽过去,但没一会,又被很嫌弃的推出来。

“我不要这些晶石块,根本咬……咳咳,它对我没意义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皱着眉头,将五块灵魂晶核收起,期间还擦干净其中一块上面的口水。

苏晓从团队储存空间内取出些贝妮钟爱的甜品,有焦糖布丁、冰粥、舒芙蕾、桂花糕、酸奶水果捞等,把扁平的无盖木盒完全摆满。

这次无盖木盒被拽回去后,没几秒,门内就传出吸流一声,吸果冻声。

苏晓点燃一支烟,早知道这么好打发,他何至于连灵魂晶核都拿出来,这真是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。

“白夜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门内的艾莉亚开口,她对苏晓的称呼,已从灭法者亲近白夜,这显然是友好度大增,只能说,不愧是孪生姐妹,都是吃货。

“我要找的天赋唤醒装置在哪?”

“在大遗迹,还有其他事吗?”

“没。”

“那我继续吃东西了,这个真好吃,甜甜软软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晓向自己的临时居所走去,天赋唤醒装置在「大遗迹」,这对他而言,既是好消息,也是坏消息。

坏消息是,「大遗迹」在极南,是距离苏晓所在的极北,最遥远的地方。

如若原路返回,他要途径「黑森林」、「白色沼泽」、「寒冷墓地」,然后到中部的「亚达古都」。

之后抵达古都南侧,先是进入「热丛林」,然后途经与「热丛林」紧挨着的「阳光湿地」,再从「灵魂斗技场」附近通过,最后才到「大遗迹」。

树生世界一个3棵初始之树,黑森林一棵,古都一棵,最后一棵,位于极南的大遗迹。

如果说北上是寒冷气候,南下就是越走越热,走着走着,布布汪可能就热到临时化身二傻|子。

回到临时居所后,苏晓沉下心等待,他最多等12小时,如果不成,立即启程南下。

他要等的人,没让他等12小时,对方在5个多小时后,主动找上门。

咚咚咚、

房门被敲响,苏晓示意布布汪开门,安德森走进房间内。

“有事?”

苏晓结束日常冥想,长舒了口气后,来到木桌前与安德森对坐,用巴哈烧好的热水,给对方泡了杯枫叶茶。

安德森没拒绝,这茶香让他难以拒绝,哪怕他是个不喝茶的人,也忍不住端起茶杯。

“也不是很重要的事,只是想和你打听下,关于信仰太阳的事,这是个教派?还是势力?”

“这是给那些内心空无一物之人,填补心中空缺的东西,没有对应的神灵,没有教条,没有势力,甚至没有具体的加入仪式,太阳就在上空,你信仰它,它回馈你,就这么简单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安德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“我以前接触过很多信仰太阳的人,信仰太阳既简单,又难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

安德森问话间饮了口枫茶。

“在外界,信仰太阳很简单,赞美太阳就好,但在这,你能看到太阳吗。”

“也对。”

安德森笑着摇了摇头,这暗无天日的暗黑之域内,看不到太阳,自然也就谈不上信仰太阳。

“这是别人送我的东西,我留着没什么用,既然你对太阳信仰感兴趣,送你了。”

苏晓取出根玻璃柱,将其丢给安德森,这里面,装的是吞噬者·烈阳。

“这是?”

“与它共存,能拥有传播太阳信仰的能力,具体是什么情况,我也不清楚,被这东西「寄入」后,至少要4~5天,才能安全剥离它。”

“这礼物,太贵重了。”

安德森对「吞噬者·烈阳」很感兴趣,他作为传光者,如果能传播太阳信仰,对他而言是件很有意义的是,毕竟太阳也代表光。

安德森看着玻璃柱内的「吞噬者·烈阳」,心中五味杂陈,他既知道了有太阳信仰这么棒的信仰体系,也有了能作为太阳传颂人的资格,可他却出不了黑暗之域,搁谁,谁都难受。

苏晓不是要发展太阳军团流,按已知的情报而言,北大陆绝对发展不起来,那是在浪费时间,上个世界能发展,是因为时局给了机会。

苏晓要的是信仰之力·太阳,只要有人凭「吞噬者·烈阳」传播太阳信仰,那一定是以太阳之环为引导,如此一来,那些生灵所产生的信仰之力·太阳,都会被苏晓所持有的太阳之环所吸收。

“凯撒,我看安德森人不错,你给想个办法。”

巴哈开口。

“没可能,绝对没可能,这里是被深渊侵蚀过的地方,我都怀疑,这里以前是和深渊通道的连接区域。”

“我淦,你这太抠门了。”

“不是抠门的问题,这,我很难办啊。”

凯撒叹息一声,听闻此言,安德森的目光不同了,他是被困在这,而非自愿在此。

“你们或许能用到这个。”

安德森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木质雕塑,将其放在桌上,苏晓拿起后,提示出现。

【你获得古老的神像(特殊装备)。】

【古老神像】

产地:树生世界·亚达文明

类型:特殊装备

耐久度:107/107点。

装备效果1:记录(主动),可对初始之树进行记录。

已记录初始之树:亚达古都·初始之树。

记录上限:19/20(已占据1)。

装备效果2:前往(主动),可通过此装备为媒介,传送至已记录的初始之树下。

提示:此传送需20秒以上的引导(如传送的单位多余2,将额外提升传送引导时间)。

提示:每次使用,将消耗此装备1点耐久度,浸泡在水中后,此装备将缓慢的恢复耐久度,但每次大额度的恢复,会导致耐久度上限永久性降低。

简介:亚达人制造的神像,在黑暗时代,初始之树的数量众多,这神像,也成为亚达人中探索者们的必备品,这是给予勇敢者的最高荣誉。

出售价格:灵魂晶核×3。

……

苏晓不动声色的收下【古老神像】,这东西在本世纪内,有战略性意义。

虽说初始之树只剩三棵,但一棵在极南,一棵在中部,一棵在极北,位置都很不错。

眼下中部的那棵初始之树已被记录,苏晓能用【古老神像】随时传送过去,这能节省大量的赶路时间。

见苏晓收起【古老神像】,凯撒就什么都懂了,奸笑着示意安德森跟他走。

目的达成,就不必继续停留,苏晓原路返回,出了暗黑之域,回到大树洞之底的女王寝殿后,继续原路折返,直至出了树洞,站在初始之树下。

苏晓激活手中的【古老神像】,开始纪录,片刻后,他查看【古老神像】的资料。

「已记录初始之树:黑森林·初始之树」

很好,能传送的地方变成了两处,苏晓等了近一小时,待凯撒到了后,他激活【古老神像】,向亚达古都的初始之树传送。

嗡~

一股波动扩散开,周边一切都变得雾气朦胧,几十秒后,周边的浓雾散去了些,世界变得清晰,微风带着泥土味吹拂而来。

苏晓环顾周边,他已返回古都的初始之树下,这片圆形草场上,还有之前争夺物资箱留下的战斗痕迹。

王冠还在手中,苏晓再度向北方向赶去,他要重新穿过寒冷墓地,抵达那里的「地下聚地·斯易」。

几小时后,漫天的风雪中,苏晓看到前方雪地中的巨大地洞,刚进地洞,暖意迎面而来,「地下聚地·斯易」到了。

地下聚地内依然空无一人,经历之前的事,此时再看吊死在上方藤蔓上的那具鬼族尸体,会有不同的感觉。

在这吊死的鬼族尸体后,有面石墙,上面画有很多记天数的横竖杠,以及最后那句留言:‘女王大人,也带我走吧。’

苏晓向地下聚地深处行进,很快,他看到封殿,以及那被强行撞开的金属门,还有金属门边缘处的爪印。

当初鬼族,就是在这殿内围攻女王,结果是,下了猛毒,还被反杀半数以上,最后被女王脱身,鬼族这是典型的又菜又爱玩。

俗话说的好,傻人有傻福,可傻哔没有,尤其是不断作死的傻哔,如果鬼族不作死,以女王和她姐姐两人的能力,一定能把鬼族硬抬成北大陆的霸主势力。

有种猜想,可以推测出,鬼族为何如此对待女王和她姐姐,她们的降生与深渊息息相关,而鬼族极度仇视深渊之力,这导致,从一开始,鬼族的高层们既满心警惕,也看不起女王和她姐姐。

苏晓走进封殿内,马上感觉到温度骤降,似是察觉到他的到来,盘坐在石王座旁的背叛者·戈鲁睁开双眼。

“灭法者,你成功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看来你成功了,把王冠拿来吧,它原本就是属于我鬼族的东西,现在物归原主。”

砰!

一根血枪贯穿背叛者·戈鲁的头颅,将其钉在后方的墙面上。

“为什……”

背叛者·戈鲁脸上显露怒容,表情十分狰狞,他不再隐藏实力。

砰、砰!

又是两根血枪袭出,将背叛者·戈鲁的脖颈、胸膛全部刺穿,他当场歇逼。

苏晓来到石王座前,确定刚才的攻击没波及到石王座后,颇感满意,王冠他不可能交出去。

一切都准备就绪,苏晓刚要拿出【石王座补充装置】,就接到虚空之树的公告,快中午12点了,即将公布特殊霸主单位,艾朵儿·帕帕的坐标。

击杀对方一个人,能获得100点杀戮功勋,到现在为止,苏晓也才获得76点杀戮功勋而已。

苏晓对此不算太在意,可在下一秒,坐标共享出现后,他眼中浮现瞬间的诧异,目光转向正上方得天棚,特殊霸主单位·艾朵儿·帕帕,就在上方的地表,与他相距不超200米。

苏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毕竟,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他从一阶到八阶,真的是首次遇到,以他一直以来的运气,他此刻略感不适应。

“我亲爱的朋友,千万别杀她。”

“嗯?”

苏晓看向凯撒。

“一定要抓活着的,这是笔大买卖。”

听闻凯撒的话,苏晓知道,这厮是要操作起来了。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12日13:59:49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58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