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女主角是哪个 精品美文李长寿蓝灵娥污文

admin
admin
admin
728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16日13:54:48 评论
摘要

“师兄兄~”李长寿并未说什么,坐回了自己的蒲团。蓝灵娥坐回自己蒲团上,不动声色,不断磨蹭,一点点挪了过来……她目视前方,细如蚊声地道了句:“师兄,你刚刚紧张了对吗?李长寿传声道:“约法三章。”“我自己加四百遍,凑个整,四千遍……师兄你先回答嘛,刚才是不是紧张了。”李长寿一扫衣袖,双手抱元守一,传声回道:“四千零五十遍,此前还欠了五十。”蓝灵娥禁不住翻翻白眼,却是喜滋滋地抿嘴笑着,在旁哼着欢快的小调。

我的师兄实在太稳健了笔趣阁 蓝灵娥是女主吗 第一百二十四章 修道‘鬼才’蓝灵娥

“诶?

一晚上不见,小长寿你怎么面色变差了?是不是……偷偷做坏事,欺负我们小灵娥了?”

清晨时分,门内大比第二阶段即将开始;

酒玖扛着狼牙棒飘了回来,看李长寿面容略微有些憔悴,‘关切’地问了句。

“压力有点大,毕竟马上开始周天之争了。”

李长寿笑着回答了句,心底也是一叹。

他……容易吗他!

为了自身,也为了师父师妹,去天庭躲避封神大劫……

昨天不得不把握机缘,用纸道人来了一场‘我和玉帝有个善缘’;

之后又疯狂推演,自己给出的谏言是不是对人教、对道门有害,自身暴露的风险有多高,会不会惹来圣人、三教高手不喜……

一直到半个时辰前,李长寿才说服自己;

不必忧心、且看后效。

这就导致自己有些心力憔悴,面色有些难看。

那些度仙门的天仙、金仙,完全不知道自家有个小弟子,已经偷偷跟天庭搭上了线……

李长寿心底明白,只要一主动去算计什么,必然会引发各种因果;

但有些事,不主动,肯定不会有结果……

比如非喜当爹性质的开花结果。

就听几声钟响,玉台再次从主殿前飘来,今日的宾客还多了几个。

李长寿维持着风语咒,等待门内大比周天之争的开锣。

此时李长寿和灵娥手中的玉简,编号未变,胜场数已经被清零。

对接下来的斗法,李长寿自然不会有太多担心;

但三百六进一百零八,灵娥却是略感压力。

她虽资质出众,又有师兄不断开小灶,还得了几件仙宝护身,但始终‘修龄’较浅。

虽,李长寿让她不必担心胜负之事,但此前师兄给她定下了一个小目标,灵娥心底已有了少许执念。

大比开始前,蓝灵娥心底犹豫几分,趁【小师叔扛着狼牙棒去巡山】的空当,在师兄耳旁小声说了句:

“师兄,我能不能……顿悟突破一下?”

言下之意,是借顿悟的由头,让自己多展露一点真实修为出来。

顿悟这种事,自然是可遇而不可求。

虽有异类可以习惯性偶遇,但不具备普遍性的参考价值。

蓝灵娥修道至今,总共只有三次顿悟,还是在李长寿点拨之下。

李长寿略作思索,传声回道:

“可,但需注意细节,要做就做得有模有样。”

灵娥顿时面色郑重地点头,开始思忖稍后顿悟的细节。

随后,她闭目凝神,假装进入悟道之境,暗中调整《龟息平气诀》第二版,做出气息不稳之象。

上方,副掌门开始发表重要讲话;

勉励一番被淘汰的弟子,鼓励进入下一轮的弟子继续斗出自我、赛出风采、顺其自然,门内奖赏已经在来的路上。

副掌门讲完后,度仙门固定‘司仪’葛长老站出来,宣布第二轮比试开始,下方立刻有两名弟子手中玉简亮起……

李长寿想了想,所谓的抽签,会不会是有长老在暗中,随手点向两只玉简?

他暗自观察,很快就发现了蹊跷……

还真有两个太上长老,每次弟子们手中的玉简亮起时,他们的手指都会轻轻动一下。

李长寿嘴角略微有些抽搐,他本以为这玉简是一整套神奇的法宝,没想到……

果然,一些平日里看起来高大上的东西,原理可能十分简单。

李长寿今天出场较早,第十六场斗法就是他与一位同门师姐;

斗法的整个过程很流畅,双方体验良好,那位师姐心心念的小琼峰狼牙棒,并没有现身;

李长寿的符阵最后险胜一招,过程中也只是施展土遁躲了对方一击,就很快从土中钻了出来。

施土遁路过别人裙底这么没品的事,李长寿自然是不会做的……

等李长寿驾云回到自己的位置,却见灵娥只是闭目凝神,身周飘荡着少许道韵……

‘师妹的演技近来大涨嘛。’

李长寿心底一阵欣慰,若非她此前告诉了自己一声,他都要被师妹这以假乱真的效果骗过去了。

李长寿也没多管,坐在蒲团上,悄悄地朝着侧后方无人之地,滑动了少许。

‘师妹真的,也渐渐长大了啊……’

下方斗法继续进行,三百六十名弟子要打九轮,如此方便排位。

巳时三刻,灵娥裙摆上横放的玉简轻轻震了下,其上光芒亮了起来;

蓝灵娥浑然未决,身周道韵环绕,双手做兰花状,摆在双膝上,那张俏脸越发明艳。

李长寿见状暗笑……

‘小师妹这戏,略微有些过了。’

随之,李长寿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有些不对,立刻就要在灵娥身周布置一层结界。

但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,忽听得那玉简传出‘’的响动。

“嗯?”

灵娥缓缓睁眼,那双眼眸中一片空明,宛若无云无月、最澄澈的星空一般;

但空明之内,还有少许迷惘。

李长寿见状心底略微松了口气。

蓝灵娥是真的突破了,关键时刻被打扰,没走火入魔就好……

不过,在这种噪杂的环境中寻求修为突破,当真是有些太不稳妥。

就听场中传来一声执事的呼喊:

“辛字壹贰壹!

该你入场斗法!”

“是!”灵娥连忙应了声,握着玉简就站了起来。

但她刚刚起身,身周气息忽而如潮汐一般涌动,因刚刚突破,一股股玄妙道韵扩散开来!

霎时间,玉台之上,周遭各处,一道道仙识、灵识探向此地。

灵娥小脸先是一白,随后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。

龟息平气诀,因自己刚才突破境界,有一瞬失效了!

返虚境五阶的真实修为,就这么暴露了!

这、这怎么办?

蓝灵娥那白皙修长的脖颈都有些僵硬,弱弱地扭头看向了自家师兄,却见自己师兄正满脸赞叹地看着自己……

跟周围其他人的表情一模一样!

这……

完、完了……

……

灵娥这一刻都快急哭了,临场突破这般倒霉的事,怎么就偏偏就发生在了她身上!

“师妹!你怎么一下突破了这么多境界!”

李长寿满是震惊地道了句,周围众师兄、师姐,也是发出一声声感慨。

“一次突破六阶?”

“这是什么神仙资质?咱们度仙门又要出一个修道奇才了吗?”

“人比人该死,道比道该废啊。”

蓝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,下方场中的两位执事,此刻也不催了,同样略微赞叹地看向此地。

正此时,就听李长寿对她传声道了句:“别哭丧个脸,现在的表情应该是表面淡定、心底欣喜,又不想让人看出你很开心。

不用担心,为兄开明的很。

你回去之后,也就是稳字经三千六百遍。”

灵娥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,但心底却是落下了一块石头。

师兄还搭理自己就好……

她立刻调整自己的表情,握着玉简,顶着周遭那一道道目光,驾云向前,气息还略微有些不稳定。

这并非伪装,是真的气息不稳定。

若说此事,最倒霉的应是场下,蓝灵娥这一场斗法的对手,一位返虚境三阶的男弟子……

蓝灵娥急着回去,跟自己师兄解释自己并非有意,仙宝威能齐开,干脆利落地将男弟子打飞;

又盈盈一礼,潇洒驾云而去。

场中那一道道目光,顿时感慨与赞叹更胜。

然而,灵娥刚转身就发现,自己的蒲团跟师兄的位置,已经间隔……十多丈远。

李长寿传声入她耳中:

“约法三章。

接下来老实点,峰上的石板快不够你刮擦了。”

“哦,”灵娥给了李长寿一个委屈巴巴的眼神,随后就坐在自己蒲团上,暗自苦恼。

百年睡兄计,毁于一突破!

自己之前,怎么就来了感悟?

‘雁儿师姐和她的奇奇师弟’事件后,好不容易更靠近了师兄一点点,竟然又毁在了这次门内大比上!

天理何在!

何其不公!

正此时,酒玖提着滴血的狼牙棒急匆匆飞来,惊叹道:

“小灵娥!你修为怎么一次性突破了这么多!”

一旁的李长寿也是暗自惊叹……

这小师叔天天跟蓝灵娥腻在一起,竟真的没去探查灵娥是否隐藏修为……

“师叔你别说了,我现在……压力很大。”

“突破是好事呀。”

“我、我……”

灵娥顿时有苦难言,转头趴在师叔的怀里,将心里的万般委屈,化作了几声模糊不清的呜咽。

“我怕……产生心魔……”

“乖,不怕不怕,心魔这种东西,你越怕越容易出现。

突破太快虽然不是好事,但你这算是天赐的机缘,没事的没事的。”

酒玖扭头找了半圈,总算找到了‘远处’的李长寿,顿时瞪了李长寿一眼。

后者闭目凝神,全然未觉,全力躲开目光重灾区。

同时,李长寿施展的风语咒,也听到了些许,对小琼峰不算太好的消息。

有太上长老动了收徒的念头,想转收灵娥为徒。

看了眼蓝灵娥,李长寿虽知道,让她去跟随太上长老修行是不错的选择,但灵娥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,心底总归是有些不舍。

再说,太上长老能教她的东西,自己教不得吗?

若是渡劫且飞升之前,李长寿肯定会权衡考量,不会阻止此事;

但现在……

‘师妹知道自己的事太多,还是在自己身边比较稳妥。’

李长寿很快就打定了主意,除非蓝灵娥自己愿意,否则便是掌门来了,也是无用。

此事来的倒也迅速。

门内大比第十四日,周天斗法过第四轮,有两位女真仙,与一位老妪前来,在灵娥身旁布置了一层结界,温声说着什么。

李长寿眉头暗皱,提着自己的蒲团,从远处走了回来,坐在了师妹身侧半丈外的老位置。

哼……

蓝灵娥扭头看着师兄,轻轻眨了下眼,抿嘴露出少许轻笑。

不多时,那天仙境的老妪面露惋惜,将一件方帕仙宝递给灵娥。

蓝灵娥却摇头拒绝,起身对老妪做了个道揖。

李长寿其实能听他们说什么,但此时并未多听,只是闭目养神。

凑巧,斗法也轮到他登场,李长寿面色如常,登场、轻松获胜;

再回来时,却已经不见那老妪和两名女仙,只有灵娥坐在那,笑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“师兄兄~”

李长寿并未说什么,坐回了自己的蒲团。

蓝灵娥坐回自己蒲团上,不动声色,不断磨蹭,一点点挪了过来……

她目视前方,细如蚊声地道了句:“师兄,你刚刚紧张了对吗?”

李长寿传声道:“约法三章。”

“我自己加四百遍,凑个整,四千遍……师兄你先回答嘛,刚才是不是紧张了。”

李长寿一扫衣袖,双手抱元守一,传声回道:“四千零五十遍,此前还欠了五十。”

蓝灵娥禁不住翻翻白眼,却是喜滋滋地抿嘴笑着,在旁哼着欢快的小调。

不多时,酒玖匆匆飞了过来,小声问灵娥如何拒绝的那位太上长老。

“嘻嘻,骗她们说……”

嘀嘀咕咕,如此这般。

“咳!”

旁边的李长寿一口气息逆涌,差点抬手替师父清理门户。

酒玖惊恐地道了句:“真的假的?”

“都说了是骗人的,”灵娥反手拉着酒玖,笑得花枝轻颤。

灵娥笑道:“小琼峰上人少自在,还有地方跟师叔你天天玩耍,才不要去其他峰上。”

酒玖顿时笑眯了眼,在灵娥和李长寿中间坐了下来,拉着灵娥一阵稀罕。

真实情形却是……

片刻前,结界中,蓝灵娥做道揖时,轻声道:

“弟子不慕长生,不爱虚华,惟愿常伴一人身侧。

若师门不允,灵娥自请贬落凡尘,心自无悔恨。”

也是多亏了度仙门经年累月不变的门风;

那位太上长老和两位真仙执事,对此感同身受,颇为理解,并未为难。

admin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月16日13:54:48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6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