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书封神天唐锦绣房俊推到金胜曼精彩试读 天唐锦绣公子许作品

admin
admin
admin
3459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21日04:46:27 评论
摘要

 嫁给唐人?!金胜曼将之不敢想象!她自然自己容颜秀美,窈窕身姿更是令男子垂涎欲滴,这从刚刚大唐太子与房俊的目光之中便可得知,但若是以眼下之身份嫁给一个唐人,哪里会得到应有之尊重?沦为玩物,几乎不可避免。 而眼前这位大唐太子,一旦当真向大唐皇帝谏言,无论如何,大唐皇帝都没有驳斥的理由,此事几成定局……金胜曼心里又恨又怕,恨不得一口将这个房俊咬死,只能眨眨眼,用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情看着李承乾,目光之中充满乞求:“在下年幼,尚未到成亲之时,且还需陪伴在姐姐身边,还望殿下宽容。”

公子许的小说有哪些 天唐锦绣娶长乐公主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金胜曼的怨念

“……”

金胜曼秀眸圆瞪,樱唇微张,一脸不敢置信。

“不会吧?姐姐,你这是要把妹妹卖掉么?”

从小到大,这个堂姐对自己宠爱有加、呵护备至,从不曾让自己遭受过半点的委屈,却不曾想,现如今身在大唐、背井离乡,姐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语……

是因为金氏一族已然今非昔比,新罗王位即将双手献出,姐姐身在大唐唯恐朝不保夕,故而将她卖一个好价钱,意欲以此来交好房俊,确保自己安全无虞?

这难道不是背叛么?

她无法接受……

善德女王见到这个相依为命的妹妹泫然若泣,一脸凄惶之色,心中仿佛被尖锐的刀子扎了一下,伸出手臂,轻轻揽住妹妹的肩头,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湿润,柔声道:“你我身入大唐,今生今世,恐怕再也不能回返故土,否则,金氏一族前途堪忧……你我虽为女儿身,但巾帼不让须眉,既然金氏一族的嫡支唯有你我二人,既然是粉身碎骨,亦要维护宗族周全……稍晚一些,大唐皇帝必然提出联姻之请求,要么是一位皇子,要么是权臣之后……姐姐身为新罗之王,纵然将王位拱手让出,亦是新罗百姓之寄托,断然不能委身唐人,嫁做人妇。倒是妹妹天资秀美,又年方二八,纵然你不愿意嫁给唐人,却又怎能任性行事,将金氏一族至于危险之中呢?”

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为后盾,纵然是王族子弟,亦是身世飘零,朝不保夕。

命运,从来不曾以个人的意志而改变……

金胜曼紧紧咬着嘴唇,长长的睫毛扇翕之间,珍珠一般的泪水一串串滴落。

昨日还曾辉煌灿烂的金氏王族,为何一夜之间,便成了生死操于人手的可怜玩偶?

落差太大了……

*****

车队抵达鸿胪寺,新罗女王将在此稍作逗留,沐浴更衣之后,方才入宫,觐见皇帝。

下榻之处乃是鸿胪寺中为各国使节常年预备的客舍,固然整洁宽敞,但是装饰并不华丽,大唐对于各国使节尽皆以礼相待,绝不盛气凌人,但也没有靡费巨资建造华丽的宫舍给他们使用的习惯。

有那些闲钱,还不如多多修筑几条道路,建起几座学舍……

当然,必要的规制,还是不可或缺的,礼仪彰显着天朝上国的气度和胸襟,朝中那些大儒们,绝不肯在这一方面遭人诟病。

鸿胪寺的房舍众多,金胜曼因为特殊的身份,亦获得了与善德女王相似的待遇,分到一间单独的房舍,沐浴更衣。

房间内早已备好了浴桶,加注了热水,有淡淡的雾气漂浮。

金胜曼将大唐皇室派来的侍女统统赶走,只用自己从新罗带来的贴身侍女。

几个侍女伺候她脱了衣裳,知道里衣也解了,露出窈窕纤美、光洁如初雪一般的身子,便轻声笑道:“公主这样的人品才貌,怕不是让那些大唐勋贵子弟趋之若鹜,说不得,过上几日,便会有人提着彩礼上门提亲了。”

金胜曼娇哼一声,道:“在那之前,或许要先将你们几个卖了……唐人风流,尤其是那些个读书人,讲究红袖添香夜读书,对于新罗女婢趋之若鹜,似你们这些好颜色的,许是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几个侍女脸色一僵,赶紧乖乖闭嘴。

无论大唐亦或新罗,婢女地位低下,几与牲畜无异,皆是家主的财产。若是金胜曼当真意欲将她们发卖,那只是一句话的事情,而唐人喜好新罗女婢,举世皆知,沦落到性情宽厚的人家也就罢了,万一遇上一个暴力變態的,那真是受尽屈辱,死都不知怎么死的……

金胜曼抬起修长的玉腿,迈入浴桶之中。

热水瞬间淹没她的身体,浸润着每一寸肌肤,整个身体里里外外尽皆被烫的慰贴舒适,漂洋过海万里跋涉的苦楚瞬间消减。

待到梳洗干净,几个侍女将早已备好的衣衫捧来,服侍金胜曼更衣。

这衣裳都是新罗王宫之中最好的,内里是淡粉色的肚兜,绣着粉白梅花,两簇含苞待放的花蕊正当其位,待到穿好,酥胸微挺,便将那花蕊恰到好处的凸显出来……

而后便是一袭雪白的中衣,料子是大唐江南出产的丝绸,轻薄通透有若蝉翼,两条雪白纤细的玉腿若隐若现。

然后又船上一条淡青色的薄纱裙子,外头又是一件绛红色的新罗宫群……

待到侍女将一头秀发盘成发髻,一头珠翠,妆容精致,时间已然过去了半个时辰。

在侍女簇拥之下来到前厅,善德女王已然洗漱完毕,一袭盛装容颜端庄,正陪着大唐太子与那个恶贼房俊饮茶。

随着自己走进厅中,敏锐的少女心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于两个男人的目光,其中惊艳、赞叹的成分,令她微微扬起尖俏的下颌,充满骄傲。

哼哼,纵然狡诈似鬼,还不是要臣服于本姑娘的魅力之下?

呵呵,男人……

望着一脸傲娇的金胜曼,房俊摇头失笑,悠悠说道:“真德公主容颜淑丽,性格活泼,殿下当谏言陛下,不妨在皇室子弟当中,为其挑选以为年轻俊彦,以为佳婿,成就一番大唐新罗永世结好之佳话,想必定能传颂千古,令天下百姓喜闻乐见。”

只是一句,便将金胜曼的骄傲摔得粉碎……

嫁给唐人?!

金胜曼将之不敢想象!

她自然自己容颜秀美,窈窕身姿更是令男子垂涎欲滴,这从刚刚大唐太子与房俊的目光之中便可得知,但若是以眼下之身份嫁给一个唐人,哪里会得到应有之尊重?

沦为玩物,几乎不可避免。

而眼前这位大唐太子,一旦当真向大唐皇帝谏言,无论如何,大唐皇帝都没有驳斥的理由,此事几成定局……

金胜曼心里又恨又怕,恨不得一口将这个房俊咬死,只能眨眨眼,用一副天真烂漫的神情看着李承乾,目光之中充满乞求:“在下年幼,尚未到成亲之时,且还需陪伴在姐姐身边,还望殿下宽容。”

善德女王也心中一紧,她摸不准房俊这句话是逗弄妹妹,还是因为恼怒于妹妹对其恶劣之态度,故而存心报复。若是前者,自然无妨,可若是后者,那么这人会故意给妹妹找一个纨绔子弟夫婿,届时,大唐皇帝金口玉言,自己如何推迟反对?

她也紧张起来,道:“舍妹年幼识浅,性情顽劣,哪里配得上大唐皇室子弟?若是成亲之后顽劣依旧,怕是要影响大唐于新罗之友谊,得不偿失。”

李承乾无奈的瞥了房俊一眼,他与房俊熟稔,深知其性情,故而对善德女王温言解释道:“大唐乃礼仪之邦,足下又是新罗之主,无论何时,大唐都会尊重足下之意愿,若是有中意之大唐俊彦,意欲结成夫妇,无论是父皇,亦或是孤,自然欣然赞成,愿意玉成好事。至于强迫足下做一些违心之决定,孤向你保证,绝对不会发生。二郎性情开朗,刚刚不过是戏言而已,万万不可当真。”

房俊笑而不语。

金胜曼顿时松了口气,原来是吓唬自己呢……

便恨恨瞪了房俊一眼,这人当真可恶!

善德女王也放了心,赞道:“殿下宅心仁厚、宽和温润,实乃天下百姓之福。”

李承乾客套两句,眼看时辰不早,便道:“若是女王陛下方便,咱们即刻启程入宫,可好?”

善德女王颔首道:“正当如此,不敢让皇帝陛下久候。”

李承乾起身,笑道:“即使如此,咱们这便入宫,想必父皇与满朝文武,亦早已等不及欣赏女王陛下之绝世风采!”

善德女王起身,盈盈浅笑:“愧不敢当,殿下,请。”

“请!”

李承乾当先走出大厅。

房俊紧随其后。

善德女王稍稍落后一步,对走到自己身边的金胜曼低语道:“待会儿见了大唐皇帝,切记谨言慎行,勿要任性,万一有何行差踏错,则金氏一族万劫不复矣!”

金胜曼却也非是不知轻重,赶紧颔首,乖巧道:“妹妹晓得,姐姐放心便是。”

只是心中却想,大唐皇帝面前自然是不能胡来的,但是近日房俊吓唬他这件事,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。这笔账暂且记着,终于一日要连本带利的讨还回来!

这人着实可恶,一而再的调戏自己,真当自己是水性杨花的女子,稍有撩拨,便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么?

哼哼,想得美……

善德女王哪里知道她心中所想?

温言便放下心,款款走出大厅,登上马车,在众多大唐禁军护卫之下,浩浩荡荡沿着宽敞宏大的天街,抵达承天门,进入太极宫。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21日04:46:27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81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