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偷藏不住段嘉许婚后番外 全城轰动美文段嘉许桑稚开车部分

admin
admin
admin
1319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22日02:32:05 评论

段嘉许桑稚浴室 段嘉许桑稚哪一章开车 偷偷藏不住在线阅读免费 第84章 藏不住

礼堂里安静一瞬,而后,桑稚听到周围有人在笑。她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在拍照,但还是默默地把手机收了回来,熄了屏。

桑稚在这一刻,莫名升起了一种庆幸感。

幸好,这儿没有人知道,他们两个的关系。

这段小插曲,加起来也不到五秒的时间。下一秒,段嘉许就像是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,从容又认真地把接下来的话说完。

脸上的笑意很浅,看上去冷淡而又专注。

“……”

桑稚是真的觉得他牛逼。

她长这么大,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人物。

见他发言完毕,把麦克风还给了主持人后,桑稚忽地想起了什么,又拿起手机,给他发了条微信:【你先坐在你的位置上吧。】

桑稚:我们出校门再见。

她!可不想!跟他一块丢人!

发送成功,桑稚往周围看了眼。忽然注意到,不远处,刚刚跟她坐在一块的同学,此时正朝她这边看着。

两人对上视线后,同学笑嘻嘻地朝她竖了个大拇指。

桑稚:“……”-

大概是看到了桑稚的消息,下台之后,段嘉许也没往她的方向去,只是看了她一眼,眉尾扬起,顺从地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。

桑稚坐在这儿,只能看到他的半个侧脸。

她偷偷摸摸地往他那头看。

注意到,段嘉许似乎是认识旁边的男人,此时正侧着头在听那人说话,然后敛着下巴淡笑了下,没有说话。

桑稚收回视线。

不管怎么样,她这次,一定得骂他。

她!绝!不!心!软!

在这个时候,桑稚手里的手机振动了下。

段嘉许发来的消息。

段嘉许:生气了?

桑稚输入了个“有点”,想了想又删掉,改成“嗯”。她盯着看了好一阵,最后还是没发出去,决定让他先焦虑一下,认真反思自己的行为。

这环节结束,也到了颁奖的时候。桑稚跟着另外几个被点到名的人一块上台,接过主持人发的获奖证书。

背后的大荧幕会展示每个人的作品半分钟。

桑稚转头看了眼,莫名有点羞耻。

她没想过段嘉许会来,之前画这个角色原画的时候,也从没给他看过。偶尔他从自己身旁路过,也是立刻警惕地切换界面。

屏幕上展示着角色的正面,背面,和侧面。

男人站姿懒散,露出背后的白色尾巴,手上拿着把扇子。眼眸弯起,笑得温柔。身上穿着红色的袍子,露出胸膛的大片皮肤。

桑稚下意识往段嘉许的方向看了眼,恰好跟他撞上视线。她装作镇定地收回眼,跟旁边的主办方拍了个照,很快便下了台。

最后一个环节了。

等主办方又说了几分钟的话,典礼正式结束。一行人围在一起拍了个照,而后,桑稚先出了礼堂。

她找了个地方等段嘉许。

外头的气温很低,桑稚从包里翻了围巾出来,裹上。

没一会儿,段嘉许也出来了。比起刚刚,他的西装外边套多了件长大衣,身姿笔挺高大,看上去成熟而稳重,敛了几分玩世不恭的气质。

他走过来,站到桑稚的面前。

桑稚的眼睛黑漆漆的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“我错了。”段嘉许朝她伸手,很识时务地认错,忍着笑说,“这不是看你动作那么费劲,换个位置让你好好拍。”

“那你换个位置不就好了。”桑稚硬邦邦道,“干嘛说出来。”

“这应该叫,高调秀恩爱?”段嘉许想了想,若有所思道,“我还以为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这种事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前年也来过一次,看到有个学生还直接在台上告白。”段嘉许悠悠地说,“这会儿有女朋友了,不得试试。”

“……”

桑稚莫名想起,段嘉许之前说要在她宿舍楼下,在心形蜡烛里给她告白的事情。

果然。

还是一个根深蒂固的,土到骨子的老男人。

“没事儿,都不知道是你。而且,这种颁奖典礼我来过好几回了。”段嘉许捏了捏她的脸,“哥哥有分寸。”

“……”

你有个鬼。

不过这么对比起来,确实比当场告白好个一百倍。

桑稚的气焰渐消,嘀咕道:“你以后再这样,我真装不认识你。别人问起来,我就说这个只是长得像我男朋友。”

段嘉许笑:“你今天不就装不认识我了吗?”

“这不是还没出校门。”桑稚理直气壮道,“我原本还打算出校门再跟你说话的。”

段嘉许不太介意,牵住她的手:“回家?”

这话题一过,见他没提起她作品的事情,不知道是没注意,还是忘了。桑稚小幅度地松了口气,回握住他。
“嗯。”-

到家之后,桑稚回房间换了套衣服,而后躺在沙发上,翻出刚刚拍的那个视频。进度条很快就到最后,传来段嘉许刚刚在台上说的那两句话。

她眨了下眼,回放了好几次,唇角随之扬了起来。

段嘉许从厨房里拿了瓶水,坐到她旁边。注意到她的表情,他也笑,玩味般地说:“明明就喜欢。”

桑稚没否认,伸腿踹他:“反正以后不能这样。”

段嘉许任她踹,而后抓住她的脚踝,抬起,咬了下她的小腿肉。

他的力道不重,牙齿轻触着皮肤,有些湿润,带了点痒意。桑稚想把腿收回来,却被他拽着不放,她有些无语:“你是狗吗?怎么老咬人。”

“狐狸精,”段嘉许顿了下,懒洋洋道,“就喜欢吃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过来。”段嘉许松了松领带,身子俯低。虽是这么说,但他倒是自己凑了过去,说话异常直白,“好久没吃你了。”

话音一落,他的唇就贴了上来。

身上的正装还没脱,领带松松垮垮地置于胸前,眉眼含着春意,像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。

他的舌尖探了进来,划过她的牙齿,轻吮着她的舌头。像是怕弄疼她,力道不轻不重,温柔又带着耐心。

桑稚伸手去揪他的领带。

很快,段嘉许松开她,与她对视着,也没了接下来的动作。他突然笑了,又咬了下她的唇:“把我画成那样?”

“……”桑稚本来都忘了这事了,听他提起来,心虚感瞬间冒出头,小声辩驳,“谁说是画的你。”

顿了下,桑稚不服气地补充:“还有,画成那样是什么意思,又不是不好看,我还拿了三等奖。”

“画得挺好,但让哥哥露肉给被人看,”段嘉许开始单手解扣子,动作慢腾腾的,“不太合适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就胸前那一小片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画了他的裸体。

段嘉许勾起唇,把衣服扯开:“对着画的?”

“……”桑稚招架不住了,像个坐怀不乱的君子,替他把衣服扯回去,转移话题,“你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准备了什么?”

段嘉许靠坐在椅背上,修长分明的手抬起,再次把自己的衣服扯开,露出锁骨,以及坚硬的胸膛。

随后,桑稚听到他拉长尾音,蛊惑般地吐出了四个字。

“视觉福利。”

“……”-

段嘉许本想回房间去换套衣服,但桑稚又不想让他换,还很正经地把他的扣子都扣回去,领带打好。

让他在家里还穿得像个大领导一样。

这身衣服穿得不太舒服,但段嘉许也没多说什么,纵容着她的行为。他支着脸,盯着她抱着杯子在喝水,突然说:“小朋友,你明天二十了。”

桑稚瞅他“我知道。”

段嘉许:“生日愿望是什么。”

“世界和平吧。”

“噢。”段嘉许神色散漫,语气像是在重复,“想跟段哥哥领个证。”

“……”桑稚说,“我才多大。”

“那咱俩先订个婚吧,等你毕业了就去扯证。”段嘉许完全不要脸,勾着她的指尖把玩着,“定下了也好,让哥哥有把握能在三十岁前结上婚。”

桑稚眨了下眼,笑嘻嘻道:“你好可怜哦。”

段嘉许:“怎么可怜了?”

“三十岁才结婚,那你得什么时候才有小孩?”

“现在不有一个了?”段嘉许亲了亲她的手背,声音缱绻温和,“我可没精力去疼另外一个。”

“我还小孩啊?”桑稚忍不住开了口,语气也不大痛快,“我前几天去做家教,还被那个小朋友叫阿姨了。”

“又跑去兼职?”段嘉许淡淡道,“以后别去了,就在学校好好学习,有空就跟同学出去玩会儿。”

也不是条件不好,段嘉许不太希望,她的大学过得跟他的一样。

桑稚瞬间不吭声。

“以后想考研也好,直接出来工作也行。”段嘉许对上她的眼,话里多了几分认真,“我养着你。”

桑稚不知道说什么,小幅度地点了点头。

没多久,段嘉许扯开了话题:“不高兴别人喊你阿姨啊?”

对视两秒,他忽地笑出声来,低下头,又亲了她一下,含糊不清道:“小朋友,记得不?你以前也这么气我。”-

桑稚的生日一过,段嘉许便回了南芜。他在台上说的话,居然还真被人拍了视频,放到学校的论坛上。

所幸是像素不算高,距离也远,看不太清模样。

这事儿还是宁薇告诉她的。

跟她说,觉得这个人有点像段嘉许。

趁着有空,桑稚上去看了眼,顺带看了看评论。

高糊都挡不住的颜值。

哪家公司啊?我准备去投简历了。

楼上,你投了也没用,没听到人家说“我女朋友在拍我”吗?

能长这样,估计女朋友也是个神仙。

说真的,我以前觉得这种行为很傻逼,看到这个视频后……果然还是看颜值的吗?我真的好酸,我现在正抱着我的少女心在哭……

看到一半,宁薇问:“是你家段哥哥吗?”

桑稚轻咳了声,模棱两可地说:“是有点像。”

宁薇没拆穿她,轻叹了口气:“唉,如果是我男朋友在上面,估计连我在哪都找不着。他还能注意到你在干嘛,也是牛逼。”

“……”桑稚忽地想起来,“你这么一说,我突然想起,我还换了个位。”

宁薇沉默几秒:“唉。”

桑稚:“……干嘛。”

“我想换个男朋友。”

“……”-

清明当天,段嘉许从南芜过来,订得当天来回的机票。这段时间,工作室里拉了个项目,他一直在忙,也没时间在宜荷呆太久。

两人开车,到了郊外的墓园。

段嘉许牵着桑稚,沉默地把她带到其中一个位置。

随后,段嘉许蹲下身,清理了下墓碑,而后把带来祭拜的东西放上去,笑着喊了声:“妈。”

桑稚也跟着他蹲下,乖乖喊道:“阿姨。”

照片上的许若淑很年轻,容貌出众,看上去就是个很温柔的人。她的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,离世的时候,不过也才四十来岁。

段嘉许给她介绍:“这是桑稚。”

顿了下,补充:“我媳妇儿,你儿媳。”

已经过了很多年,段嘉许的心情很平静,像以往来的任何一次,慢慢地跟她说着自己最近的事情。

桑稚在一旁沉默听着。

听着段嘉许带着笑意的声音,格外耐心地把这一年发生的事情,都告诉了许若淑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站了起来:“那我走了,一会儿还要赶飞机呢。”

“对了,忘了告诉你,爸的情况不太好,不知道还能不能醒来。”段嘉许顿了下,淡声道,“以后我就在南芜那边定居了,有空会来看你。”

段嘉许看向桑稚:“走吧。”

桑稚抿了下唇角,对着许若淑小声说:“阿姨您放心,我会好好照顾嘉许哥的。”而后又很正经地补了句:“我会好好对他的。”

“……”段嘉许笑出声,“你干嘛呢。”

像是对他笑的事情很不满,桑稚无声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说:“那阿姨,我们走了。我有空也会过来看您的。”

两人出了墓园。

段嘉许觉得格外有趣:“我怎么感觉你把我当你媳妇儿了。”

桑稚很憋屈:“我又没说错。”

“嗯。”段嘉许摸了摸她的脑袋,低哄着,“你会好好对我的。”

桑稚从口袋里翻出手机,看了眼时间:“走吧,快点去吃个饭,然后去机场。不然一会儿赶不及了。”

段嘉许:“嗯。”

两人上了车,把车子开回了市区,停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商业圈,在里头随便找了家店吃饭。

吃完饭,五点刚过半。段嘉许去结了账,两人出了店,顺着扶手楼梯往下走。

到达二层,桑稚听到有人在吵架的声音。她下意识顺着看去,就见一个拉着小孩的中年女人跟一个年轻女人,在争吵着什么。

她的神色一愣。

因为注意到那个年轻的,是姜颖。

下一刻,中年女人突然扯住姜颖的头发,声音尖利可怕:“你爸这么畜生,你家还想出钱给他找律师减刑,你们还是不是人?”

“关我什么事?!”姜颖的声音歇斯底里,把自己的头发扯回来,“滚开啊!关我什么事!你是不是有病!”

没多久,听到动静的保安过来劝架。

桑稚往段嘉许的方向看了眼。

他的神色没多大变化,像是没听到那些声音。

正想继续往下,姜颖的目光就投了过来,注意到段嘉许,她有些呆滞,眼眶红得像是充血,,还含着泪。

但这次,她没再像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,过来找他的麻烦,而是极为狼狈地低下了头,动作夸张又卑微。

桑稚没再继续看下去,扯着段嘉许往下走,边犹豫地问:“她爸爸不是过世了吗?”

段嘉许思考了下:“可能是继父吧。”

“哦。”桑稚说,“我之前听施晓雨说,姜颖家好像出了什么事情,但我也没有问。”

段嘉许轻嗯了声。

看到姜颖刚刚被对待的方式,桑稚也能想象到,从前的段嘉许,大概是怎样的一个处境。

可他不会像姜颖那样,用声音,以及任何方式宣泄出来。对这种毫无理由的迁怒,也没有任何办法去摆脱。

他也觉得跟自己无关。

可却又觉得无力。

桑稚想起了段嘉许得了阑尾炎,疼到极致,都没打算去医院的那次。他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,是不是因为,也曾经有过,不想活了的念头。

她的鼻子一酸,突然停下脚步,安抚般地去抱他。

段嘉许愣了下:“怎么?”

“我刚刚在阿姨面前真不是乱说的,我很认真的,”桑稚把脸埋在他的胸前,闷闷道:“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

段嘉许觉得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又傻又可爱,忍不住笑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那个偏执到病态的姜颖,因为自己的阴影,将所有罪责归咎于同样是受害者的段嘉许,也要发生了相似的事情之后,才能够感同身受。

她所发出的恶意,也会得到同样的回应。

所有的事情,都像是个轮回。

所以,你的苦难也已经过去。

对世界那么温柔的你。

也一定会,加了倍的,受到相同的待遇。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22日02:32:05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8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