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偷藏不住段嘉许垫毛巾番外 段嘉许桑稚车文全城轰动

admin
admin
admin
1927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22日02:29:38 评论
摘要

桑稚回过神的时候,段嘉许的唇已经覆盖了下来,舌尖探入她的唇齿中,带着薄荷的凛冽气息,却又莫名显得滚烫。像是带着电流,不断地在升温。桑稚的眼睛瞪大了些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背抵着门,又瞬间被他扯了回去。她的脑袋被动般地仰起,手腕被他抓住,固定在他的胸膛前。在这一刻,桑稚再察觉不到其他。她的全部感知,周围能看到的任何事物,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占据。

偷偷藏不住新婚番外免费 段嘉许给桑稚口 桑稚段嘉许第一次在第几章 第55章 藏不住

他的这话,和这个举动,都来的极为猝不及防。

桑稚回过神的时候,段嘉许的唇已经覆盖了下来,舌尖探入她的唇齿中,带着薄荷的凛冽气息,却又莫名显得滚烫。

像是带着电流,不断地在升温。

桑稚的眼睛瞪大了些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背抵着门,又瞬间被他扯了回去。她的脑袋被动般地仰起,手腕被他抓住,固定在他的胸膛前。

在这一刻,桑稚再察觉不到其他。

她的全部感知,周围能看到的任何事物,都被眼前的这个男人占据。

桑稚毫无经验,被动地承受。

连眼睛都忘了闭上,呆呆盯着他浓密的眉,极为清晰的眼睫毛,以及挺直的鼻梁。那双总是疏淡又显得多情的桃花眼,在此刻才像是真正地染上了情意。

她的意识变得有些迷糊,身体却仍显得僵硬。

也许是注意到她的不知所措,段嘉许似乎是笑了声,带着细碎而又性感的气息声。他的手掌往上抬,覆住她的眼睛。

极其强势,又带着极致的温柔。

他搭在肩膀上的毛巾也掉落到地上,发出闷沉的声响。发梢还落着水,在空气的沾染下,变得冰凉,滴到桑稚的脖颈处。

桑稚忍不住瑟缩了下。

段嘉许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,又亲了下她的唇瓣。而后,脑袋一侧,嘴唇贴在她的耳际,声音低沉又哑,带着缱绻:“喜欢你。”

桑稚觉得自己的耳朵像是也麻掉了。

下一刻,他把手向下挪,把她被遮盖住的眼露了出来。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。

两人的目光对上。

段嘉许的眼眸低垂,微微弯起,染上了浅浅的光。他的嘴唇红艳,带着水光,勾勒着浅浅的弧度。目光像是挪不开了似的,直盯着她。

桑稚也怔怔地盯着他,像是被他眼里的光吸住,意识还有些混浊。

“认真跟你说个事儿。”段嘉许声线显得低沉,话里不带半点窘迫,依稀含着笑意,“其实我也不会。”

桑稚下意识问:“什么。”

“但总被你说年纪大,感觉这么实诚地说出来。”段嘉许蹭了蹭她的眼角,继续说,“有点没面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段嘉许:“我也第一次谈恋爱。”

过了几秒,他压低声音,又补了句:“我也是第一次,这么喜欢一个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段嘉许弯腰与她平视,认真道:“所以,你可别想甩了我。”

桑稚神色讷讷。

段嘉许低笑着说:“已经亲过了,你得一辈子对我负责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的这话,又让桑稚瞬间回想起了刚刚的事情。她的脑袋轰的一下,立刻变得通红,嘴唇还麻麻的,触感极为真切。

桑稚用手背抵着唇,盯着他,才表现出一副被占了便宜的模样,磕磕绊绊道:“我、我就刚答应,我才……你、你……”

“有点太开心了。”段嘉许轻咳了声,语气斯文,却像个败类一样,“所以没忍住。对不起,我下次注意一点。”

桑稚觉得极为不可思议:“哪有人第一次,第一次就……”

段嘉许忍着笑:“我以后注意一下流程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循序渐进,”段嘉许说,“这回就当是演习,行不行?”

桑稚这回真没忍住,凑上去,把他那张总是毫无正形的脸掐得扭曲,恼羞成怒地说:“你要不要脸!”

段嘉许任由她掐,还异常配合地弯下了腰。很快,他又直起身,提醒道:“你还是别靠我这么近了。”

桑稚不乐意:“我偏要。”

段嘉许挑眉,很直白地说:“你靠这么近,我想亲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桑稚表情一顿,这才有些不自然地收回手,别开视线,嘟囔道:“我话说完了,我要回学校了。”

“等会儿,”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,段嘉许忽地俯身,仔细盯着她的嘴唇,“我刚刚牙齿是不是磕到你嘴巴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桑稚不敢相信地看向他。

他到底!是!怎么做到!能!面无表情的!说这种话!的——!啊——!

没等他说完,桑稚猛地伸手捂住他的嘴巴,几乎要崩溃:“没磕到,没磕到!没有!你别说了!”

段嘉许愣了下,盯着她涨得通红的脸,笑出声来。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掌心上,有些痒:“好,不说了。”

说完,他又朝桑稚的嘴唇上看了几眼,喃喃道:“看来是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-

趁段嘉许回房间换衣服的时间,桑稚到冰箱里,翻出一瓶橙汁,又从电视柜里拿出一包鱿鱼丝,坐到沙发。

她撕开包装,抽了一条咬进嘴里。

想起先前在宿舍聊天,舍友所得出的结论:“二十五岁没有性经历的男的,会变态的啊!”

桑稚严肃纠正。

已经二十六了。

真的有一点无语。

说着正经事情,就突然亲上来,还说要教她。

自己亲的明明也不怎样。

但想起段嘉许刚刚的话,桑稚心里小小的郁闷瞬间散去,唇角莫名又弯了起来,拧开瓶盖,小口小口地喝着橙汁。

段嘉许在这个时候从房间里出来。他的头发还半湿着,随意耷拉在额前,看起来多了几分少年气。

他走到桑稚旁边坐下。

盯着她像仓鼠一样啃着零食,段嘉许莫名其妙就想笑。

桑稚的视线未动,似乎是觉得不自在,冷不丁地冒出了句:“你能不能别一直看着我。”

“行。”段嘉许顺从地收回视线,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,问起了最开始的问题,“为什么突然觉得今天合适?”

桑稚思考了下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

段嘉许笑:“你还打乱了我的计划。”

桑稚瞅他:“你还有计划?”

“嗯,准备后天晚上去你宿舍楼下告白。”段嘉许平静道,“点个爱心蜡烛,捧个花,还准备了台词……”

“土。”

“这还土啊?”段嘉许说,“现在不都流行这么告白吗?”

桑稚回想了下,在学校见到的次数似乎确实不少。她勉强同意,小声问道:“你准备的台词是什么?”

段嘉许突然喊她,语速缓缓:“桑稚。”

桑稚:“啊?”

“我 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请你跟我在一起。”

“……”桑稚眨了下眼,犹疑道,“这么正经的吗?”

“这场合肯定得正经。”段嘉许懒懒地瘫坐在位置上,淡笑着说,“会给你补回来的,这次是什么时候就不告诉你了。”

“不用补了,”桑稚嘀咕道,“都在一起了,干嘛还告一次白。”

他吐出三个字:“仪式感。”

桑稚侧头:“你还在意仪式感。”

“我不在意。”段嘉许想起上回他生日的时候,桑稚专门给他做的那碗面,慢条斯理道,“但我家只只在意。”

桑稚没否认,唇边的梨涡深陷,继续喝着橙汁:“嘉许哥,你真第一次谈恋爱啊?”

段嘉许:“嗯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怎么?”听出她若有所思的语气,段嘉许撇头,“瞧不起人啊?”

“……”

桑稚也不知道他没谈过恋爱是怎么长成这个样子的,也有可能是她以貌取人了。她忍不住想笑,这次也没再憋着,自顾自地笑着:“没有。”

段嘉许看着她笑,也不恼,跟着笑了起来。

注意到墙上的时间,桑稚抽了张纸巾擦手,指了指桌上的鱿鱼丝:“我吃不完,能不能带回去吃?”

“嗯,想带什么就拿吧。最好,”段嘉许替她把橙汁的瓶盖拧好,“把我也带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桑稚正色道,“我只对吃的有兴趣。”

“嗯。”段嘉许笑得暧昧,“我也挺好吃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桑稚收拾着东西,站起身来:“我要走了。”

看着她准备离开了的模样,段嘉许还坐在原来的位置,没动静。他忽地叹息了声,眼眸略微垂下,淡声道:“突然想起来,好像也没跟你说过,我家里的情况。”

听到这话,桑稚停了动作,想起了今晚姜颖的话。

随后,她轻声道:“你不想说也没事。”

“没不想说。”段嘉许表情带了几丝无所谓,语气很平静,“母亲过世,父亲植物人,酒驾撞死了人。没房,有车,积蓄有一点。”

桑稚盯着他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别觉得不自在,就是觉得,”段嘉许吊儿郎当道,“咱俩都这关系了,还是得跟你交代一下。”

桑稚摇头:“我没觉得不自在。”

段嘉许又笑了下:“嗯,走吧。送你回学校。”

“段嘉许,”桑稚觉得他有些不对劲,正经叫他,凑到他面前,盯着他的脸,“提这个事情,你是不是不开心。”

“没不开心。”段嘉许的喉结滚动着,平静的表情瞬间瓦解,“有点紧张。”

桑稚愣了:“紧张什么?”

段嘉许自嘲般地笑了下:“怕你介意。”

她怔怔地看着他。

在此刻,突然觉得有些荒唐。

这样的一个男人。

一个,让桑稚在遇见了他之后,再无法爱上任何人的男人。

真切地在因为自己的父亲所造下的罪孽。

感到自卑。

“……”桑稚安静几秒,低声坦白了今天的事情,“我今天遇到姜颖了,她跟我说了你爸爸的事情。”

段嘉许的目光一顿:“她来找你?”

“应该吧。”桑稚说,“你别被她的话洗脑了,她说话没道理的。你下次如果还见到她,你记得建议她去医院看看脑子。”

段嘉许还想说些什么。

桑稚睁着圆眼,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,一本正经的哄着他:“其实我觉得房子不是生活的必需品,但如果你想要的话,你再等我几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等我毕业赚钱了,给你买。”-

桑稚送回了宿舍。

段嘉许回到车上,想着她的话,自顾自地笑了起来。他想了想,拿出手机,给桑延发了条消息,而后给钱飞打了个电话。

响了几声,钱飞接了起来:“我真的好奇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为什么总喜欢深夜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也没很晚吧。”段嘉许好脾气道,“想跟你说个事儿。”

“追到了?”

段嘉许笑:“嗯。”

“可以啊兄弟。”钱飞兴奋道,“是吧,真多亏了我,要不是我,你能追到吗?要不是我!你得好好感谢我!”

段嘉许顺从道:“谢谢兄弟。”

“不用客气,你最好比桑延早结婚,我真受够他了……”

“兄弟,有个事儿,我没跟你坦白。”

“啊?”

段嘉许:“这姑娘,你其实认识。”

钱飞有了不好的预感:“……啊?你宜荷认识的人,我在南芜怎么认识,你疯了吗?”

段嘉许:“不是在宜荷认识的。”

钱飞猜测:“我们大学同学?谁去了宜荷工作吗?”

段嘉许:“不是工作,是过来读大学。”

钱飞:“……”

冷场好半晌。

钱飞的声音发颤:“你不要告诉我,是桑稚。”

段嘉许语气含笑,嗯了声。

“……”钱飞沉默几秒,“我挂了。”

段嘉许重复了他刚刚的话,悠悠道:“真的多亏你。”

“多亏个屁!”钱飞怒吼,“我没有!我从来没有帮过你!我操,段嘉许,你真的禽兽,那姑娘十来岁你就认识了,你他妈……”

段嘉许眉梢抬起:“你不是说成年了就行吗?”

“……”钱飞说,“我说过这种话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跟桑延说这事了吗?”

“还没呢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说?”

“没想好。”

“你会不会被桑延打死?”钱飞也没觉得这事情很难接受,很快就嬉皮笑脸道,“对不起,我居然还挺期待他的反应。”

“我刚跟他说了,我有对象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还跟他说,”段嘉许漫不经心道,“是你教我怎么追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22日02:29:38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81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