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美文马摘星为什么流黑血 狼殿下原著小说作者明晓溪

admin
admin
admin
1547
文章
0
评论
2021年1月27日20:17:16 评论
摘要

的确,如今这渤王府上下,也唯有这位马摘星马郡主说的话,能入得了主子的耳。练武场上,朱友文正在练剑,看得出他心头烦闷,剑法极快,招招用足十分力,他察觉有人来到,剑招一收,下一刻却用力将剑直击向箭靶,正中红心!‘三殿下若想射箭,该拿弓箭,而不是这样糟蹋一把剑吧?’ 马摘星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,他竟觉纷扰心境稍微得到了平抚。       

狼殿下狼仔最后结局 狼殿下原著小说阅读 第11章 奔狼弓

她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。

一开始很难受,她又湿又冷,浑身疼痛,最痛的就是腿上那八年前的旧伤,痛得她双腿几乎要没了知觉。

然后她梦见了狼仔。

他在大雨中奔驰而来,为她遮风避雨,最后带她离开那个地方。

她在哪里?是了……她是在太庙里,她记得自己是跪着,她为什么要下跪呢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爹呢?娘呢?还有狼仔呢?他们都去了哪里?

她缓缓张开双眼,马婧那张圆月儿般的脸蛋出现在眼前,她叹了口气,闭上眼,很快回到现实。不一会儿她又飞快睁开双眼,惊问:‘马婧?妳怎么在这里?’她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床上,‘我……我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哪里?’

‘郡主!您胡涂啦?您连夜长跪,又遭逢大雨,是三殿下亲自赶去太庙,把您给救回来的呢!’

‘三……殿下?’她愣住。

‘是啊!’马婧兴奋得差点没手舞足蹈。‘他一听闻郡主您脚有旧伤,不能长跪,不惜冒着大雨闯入太庙,完全不把那些守卫禁军放在眼里,单枪匹马就把郡主您给带回来了呢!还从皇宫找了名太医过来为您诊治!郡主您整夜昏迷不醒,三殿下更是在床边守了您整夜,直到今早才进宫呢!’

她缓缓眨了眨眼,不敢置信,‘妳说的三殿下,是朱友文?渤王殿下?’

‘除了是他,还能有谁?’马婧笑嘻嘻地回答。

真的是那个男人?可是……可是他不是很讨厌她吗?

况且,他硬闯太庙带她回渤王府,等同抗旨,不知会受到何等严厉惩罚?

她棉被一掀,就要下床,此时外头刚好有人敲门,马婧前去应门,文衍端着一碗汤药走进,他见马摘星要下床,忙阻止:‘郡主,请先静养,稍安勿躁。’

马摘星急问:‘三殿下擅闯太庙带我回王府,陛下那儿……’

文衍温和一笑,道:‘郡主莫担心,三殿下要全身而退,不难。倒是,这林广一案,不知郡主如何看待?’他将汤药递给马婧,马婧接过,交给马摘星。

马摘星捧着汤药,沈吟着,将前因后果细细想了一遍,低声叹了口气,道:‘广叔被捉时并未挣扎,也未拚死反击,由此可见,绝非刺客。但他却也未喊冤,向我求救,宁愿随丞相而去,以致横死。想来他身上带有隐情或不为人知的秘密,而他选择用沉默来守护……’

马摘星的推理与朱友文极为相似,但又更深一层,且合情合理,文衍不由暗暗佩服。

她又道:‘既然我一开始就相信广叔,我就不会去执意探究他想守护的秘密,此事就当石沈大海,我从此不会再提。’她露出苦涩微笑,朝文衍道:‘有些真相,不该探求到底,否则只有惹祸上身,这点,我明白了。’

文衍淡淡一笑,道:‘郡主果然聪慧,的确是我家殿下良配。’

听见这话,马摘星莫名胸口一热,连忙垂下眼,将一碗汤药急急喝了,险些呛着。

文衍笑道:‘郡主慢慢喝,不用急。昨日太医来过,郡主的腿伤已久,实难完全治愈,所幸不会影响平日作息,太医开了些坚骨壮筋、补养气血的药方,嘱咐每日一帖,喝上一个月。这段休养期间不宜再让双腿负担过重,好比骑马,若再次受损,日后恐会不良于行,还请郡主多多注意。’

马摘星放下药碗,点点头,无奈道:‘我这是老毛病了,看过不少大夫,每个人说的都差不多,我都会背了。’

‘我家殿下说过,他会继续寻访医术精湛的大夫,天下这么大,一定有人可以医好郡主的腿。’文衍道。

马摘星一愣,嘴里嗫嚅:‘我的腿伤又不是他造成的,他为何如此担心?’

太奇怪了。之前对她处处冷嘲热讽,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,这人就转性了?

种种异常举止,关怀呵护,让她颇不习惯,但,她却又不是那么讨厌……

文衍起身,准备离去,‘殿下交代,这几日请郡主好生休养,三日后,请郡主去一趟练武场。’

‘练武场?’马婧不解,‘为何要与我家郡主约在练武场?’

马摘星也微觉纳闷,却又觉这挺符合朱友文的行事风格。

要是他约她去花前月下谈心,她大概会觉得这人要嘛雨淋太多脑子进水了,要嘛根本是完全不同一个人。

‘郡主意下如何?’文衍问。

她故意脸一沈,‘不见。’

文衍一愣。

她难掩嘴角笑意,又道:‘不见,不散。’

她竟有些期待,三日后,会与朱友文在练武场擦出什么火花了。

三日后。

一大清早,朱友文眉头深锁,凝视前方,彷佛正面临极为棘手的状况。

实际上,在他人生当中,这的确算是数一数二棘手的状况,虽然替他捧着衣服的莫霄难得一脸迷惑,不知主子到底在烦恼什么?

朱友文要他左右各提一套衣服,款式大同小异,皆是全黑,莫霄左看右看,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差别,不知主子为何如此难以抉择?

好半天,朱友文似乎难下决定,开口问莫霄:‘你怎么判断?’

莫霄再次非常仔细看了左右两套衣裳,依旧无解,只好虚心求教:‘敢问主子,这身衣裳是准备穿给谁看的?’

不问还好,这一问像是踩着了朱友文的痛处,他狠狠瞪了莫霄一眼,目光凌厉,‘挑衣难道一定有理由吗?真要理由,是避寒暑、御风雨、蔽形体、遮羞耻、增美饰,此外还有知礼仪、别尊卑、正名分!这么多理由,够了吧?’

‘属下失言!主子所说甚是。’莫霄何等机灵,想想等会儿主子要去见谁,看来‘增美饰’是最主要的理由吧?

主子何时这么重视马家郡主了?

莫霄试探地问:‘主子,要不要属下直接去问问马婧,看郡主喜欢男人穿什么样的衣服?’

朱友文又是一眼狠狠瞪来,目光冰冷到能冻死人,莫霄不寒而栗,乖乖闭嘴。

朱友文又苦恼了半天,这才选定左边那套衣裳,莫霄终于松了口气,手一挥,两名婢女立刻上前服侍朱友文更衣。

更衣完毕,朱友文问:‘我要你准备的东西,准备好了吗?’

‘已经准备好了。不过,主子,马郡主真的会喜欢吗?’莫霄答道。

朱友文颇有自信,‘她一定会喜欢!’语毕他便迫不急待迈出房门,朝练武场而去,留下一头雾水的莫霄,心道:主子又是何时开始这么了解马家郡主了?

海蝶领着马摘星与马婧来到王府的练武场,朱友文每日清晨会在此练武,他手下的护卫亦在此处接受训练,此刻他正与莫霄比划切磋,朱友文使剑,莫霄使刀,只见一个剑招行云流水,一个刀法凌厉如风,朱友文见马摘星到来,手上攻势忽变,剑剑直指要害,不出三招,莫霄手上的刀便被打落,只得认输退到一旁。

其实他的武艺本就远不如朱友文,方才不过是陪主子暖身罢了,只是不知为何,马家郡主一出现,朱友文攻势立刻一变,不像在练武,倒像是特意表现给她看似的。

朱友文将剑收起,深吸口气,这才转身缓步朝马摘星走去,即使八年前那段误会已经解开,但这八年来,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,他考虑再三,决定暂缓对马摘星说出真相,毕竟他还没有完全把握,她能接受现在的他,尤其是在马府灭门之后。

他已不是八年前的狼仔,他的身上背负太多他不愿让她知道的秘密。

马摘星见他方才练武,英姿飒爽,此刻缓缓走来,居然不再面如寒霜,甚至带着隐隐欢欣,彷佛非常高兴见到她赴约,而他黑衫飘动,更是肃肃如松下风,爽朗清举,她不由多望他了几眼,目光不自觉驻留。

‘郡主。’他朝她轻轻点头。

‘三殿下。’她只觉脸颊一热,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感到害羞,一时间竟不敢将目光停留在他脸上。‘不知今日约我来练武场,有何目的?’

‘经林广一案,我认为郡主应习些武艺,练武除能自保,更可强身,我已请教过太医,只要适当,于郡主腿疾,有益无害——’

马摘星兴奋接话:‘殿下要教我习武?我从小就想学武学使兵器,奈何我娘反对,一直苦无机会呢!’况且,只要能习得一两种武艺,除了自保,她也将更有能力追查对付杀害爹爹的凶手了!

朱友文微微一笑,道:‘那我算是投其所好了。郡主想学何种兵器?’

他这一笑,不只马摘星,连马婧,还有莫霄与海蝶,全愣在当场。

原来渤王也会笑耶……而且笑起来,还挺好看的?!

海蝶望望主子,又望望马摘星,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由暗暗担忧。

马摘星发现自己竟直盯着朱友文瞧,为了掩饰尴尬,她转身随手拿起一旁的长矛,却没拿稳,差点落地,朱友文迅速握住她的手,将长矛放回原位后才松开。

马摘星立刻收回了手,只觉脸颊火烫。

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握住手,没想到他的手这么大,几乎能完全包覆她的手,而且那么温暖,握住她手时又是那么轻柔,彷佛怕伤到了她……

原来他也能那么温柔?

她只觉自己心头小鹿怦怦乱跳,不敢迎向他的目光,耳边听他道:‘我看郡主不适合长兵器。’

她迅速一扫练武场上摆置的诸般武器,除了刀剑长矛,尚有弓、弩、枪、棍、盾、斧、鞭、锤、叉等兵器,好些是她不曾见过的,挑了半天,她硬着头皮挑了把剑,‘那我练剑。’

朱友文唤来海蝶。

海蝶拿起蝴蝶剑,使出最基本的剑式:刺、劈、撩,剑与手臂先是成一直线刺出,接着手腕一抖,剑尖立起,由上劈下,再以优雅弧形由下往上撩,三招一气喝成,姿态优雅。

海蝶收剑后,马摘星在旁依样比划,但剑在海蝶手上,轻盈飞舞如蝶,到了她手上,却因挥舞过猛,步伐打结,左支右绌,三招还没使完,她人已往后仰倒,幸亏朱友文及时伸手扶住她的后腰,这才稳住她的身子。

又是握手,又是扶腰,她只觉朱友文的气息无所不在,彷佛整个人都被他包围,她从未与任何年轻男子如此近身接触,心跳快得彷佛下一刻就要跳出胸膛,呼吸也跟着急促。

‘刀剑无眼,短时间内不易速成,反易自伤,我看还是换一种兵器吧?’朱友文好意建议。

‘那不如三殿下替我挑一种吧?’她勉力保持镇定,不想在众人面前出糗。

既然他这么懂武艺,应该知道哪一项兵器最适合她吧?

‘莫霄!’朱友文一喊,莫霄很快捧来一把弓箭。

武艺十八般,唯有弓第一,弓箭在远处便能制敌,且杀伤力可弱可强,全由使弓者决定。

‘原来殿下早就准备好了?’她本觉自己被戏弄了一番,有些不悦,但一想到这把弓是朱友文特地替她准备的,又转为期待。

那是一把上好筋角弓,是朱友文特地聘请老弓匠花上三年时间打造,弓上嵌以羚羊角片,外覆牛筋,又另聘工匠,在弓面雕上对月仰天长啸的狼群图腾,栩栩如生,她细细抚摸那些雕纹,忍不住赞道:‘这弓箭的图腾好漂亮,我……我也喜欢狼。’

这把弓立时让她想起了狼仔。还有母狼,以及小狼。还有狼狩山上的那些岁月。

只是岁月匆匆,人事已非,而她,也不再是从前的星儿了。

她心一沈,耳边听得朱友文问:‘喜欢这把弓吗?’

她点点头,振作精神,‘喜欢。’

原来朱友文也是爱狼之人,她对这个男人不知何时开始产生的好感,一下子又增加不少。

‘过来。’他示意马摘星跟着他来到箭靶前,手把手地亲自教她射箭。

搭箭、拉弓、扣弦,他的手没有离开过她的手,他的脸几乎就要贴上她的脸,她甚至能听到他沈稳的呼吸声,她只觉自己呼吸紊乱,手心发烫,心跳如雷,连耳里都是怦怦的心跳声,几乎要听不真切他的细心教导。

他明明只是在教她练箭,为何却如此轻怜蜜意且旁若无人?

是她想太多了吗?还是这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?

脑袋里浮现这个念头的,不是只有马摘星

在一旁看着的马婧等人,也是目瞪口呆。

莫霄歪着头,摸了摸下巴,‘瞧瞧,这是在教练箭,还是在谈情说爱?’

马婧道:‘本来我还觉得约在练武场这种地方,一点情趣都没有,但现在看来,三殿下对我家郡主,似乎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?’

海蝶却不苟同,‘三殿下教人练武,都是这么一视同仁!’

马婧一听,错愕地望向莫霄,他赶紧摇头挥手否认。

‘咻’的一声,一箭破空射出,在朱友文的教导下,马摘星这一箭虽没射中靶心,亦不远矣。

‘看来郡主挺有天份。’朱友文松开手,有些不舍。

‘是我有个好师父,多谢殿下。’她嫣然一笑,两人四目相对,嘴角含笑,旁人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酝酿的情意。

一旁三人,马婧乐观其成,莫霄与海蝶,却是表情各异:莫霄一脸玩味,静观好戏,海蝶则是忧心忡忡,若主子真对马摘星动了情,此人便成了主子的罩门弱点,朝廷如今暗潮汹涌,四皇子又即将从契丹归来,马摘星若跳进来淌这浑水,是福是祸尚未可知,更遑论主子身后还有那个秘密,要是被马摘星得知,后果可是……她转过头,不敢再想。在她眼里,朱友文的行为,不啻是玩火自焚。

朱友文原本还欲与马摘星一起共享午膳,却临时被召入宫面圣,她竟感微微失落,随即又笑自己傻:失落什么呢?只不过是离开王府一会儿,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?

随即她又觉羞愧,明明家仇未报,却沈浸于小情小爱,全副心思都几乎要放在了那个男人身上,成何体统?

一整日,她的情绪反复矛盾不定,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今早朱友文细心教导她练箭的情景,连拿起茶杯喝茶,看着自己的手,都会想起他的手是如何温柔包覆着她的手,搭箭、拉弓。情窦初开,却是苦涩与甜蜜参半。

她心中仍记挂着狼仔,但如今细细想来,她与狼仔情谊虽深,当时毕竟年纪尚小,其实并无太多男女之情,这些年来婉拒亲事,也是歉疚成份居多,并非一往情深。况且,初遇朱友文时,她便觉他与狼仔颇为相似,如今看来,他对她倒不是完全无感觉,两人一开始虽是为了政治利益而联姻,也屡有冲突,但现今他似乎对她前嫌尽释,虽不知确切原因,但若能两情相悦,岂不更是美事一桩?想必爹爹在天之灵,也会感到安慰吧?

不知不觉间,她竟在期盼着朱友文能早日回府,好不容易盼到了,她遣马婧去问朱友文晚上是否一起用膳?没多久,马婧回来了,却是一脸为难,‘三殿下好像不太高兴耶。’

‘为何?’她问。

‘我偷偷向文衍打听了一下,据说,是因为契丹公主要来了。’

‘契丹公主?’

‘是啊!’一提到八卦,马婧整个人来了精神,‘是契丹王最钟爱的小公主,叫做宝娜,我还特地问了文衍,为何一听到宝娜公主要来,三殿下便勃然变色,原来是几年前,三殿下送四殿下到契丹时,宝娜公主便对他一见钟情,还曾向契丹王要求,要嫁给三殿下,若非规定公主不得下嫁外族男子,恐怕当时两人就定下婚约啰!’

马摘星不禁失笑,没想到朱友文居然如此抢手。

这时王府内忽传来一阵骚动,马摘星好奇,带着马婧离开别院,前往查看。

两人才走到半途,便见到朱友文也正赶往前厅。

‘三殿下!’她喊了声,朱友文却没停下,她急急追上,边喊道:‘三殿下,等等我……唉唷,我的脚——’

朱友文果真停下,她还以为自己的苦肉计得逞,暗自得意,缓缓走近他身后,不由傻住。

只见王府大厅内塞满了好几十个大箱子,几乎无法行走,案上还摆着四幅画轴与一封信,文衍正在一一清点箱子,见朱友文来了,迎上道:‘殿下,这些是宝娜公主先行派人送来的见面礼,以及日常用品。’

‘日常用品?’马摘星好奇道:‘居然这么多箱?’

该不会连帐篷都带来了吧?

‘听说是宝娜公主要求住在渤王府,陛下也答应了。’文衍回道。

朱友文默不作声,但呼吸沉重,似在极力隐忍。

马摘星见他这副烦躁又无可奈何的模样,心中暗觉好笑,忍不住走进大厅,环视那些箱子,道:‘看来宝娜公主真是有心人哪。’

朱友文淡淡看了她一眼,她心儿一跳,乖乖闭嘴。

文衍将宝娜送来的信递给朱友文,朱友文瞧那信厚厚一迭,心觉烦闷,未伸手接过,吩咐文衍:‘你替本王看看就好。’

文衍只好将信打开,里头居然塞了五张信纸,每一张都写得满满的。

‘居然写了满满五张,看来宝娜公主对殿下的情意,丝毫未减。’马摘星又忍不住调侃。

‘郡主今天话挺多的。’朱友文无奈道。

她暗自吐吐舌,走进大厅,绕着那些大箱,好奇摸摸翻翻,朱友文也不阻止。

文衍很快将信阅毕,朱友文道:‘我问什么,你答什么,其余一概别多说,我不想知道。’

‘是。’

‘那四幅画轴是?’朱友文问。

‘阔别三年,公主想让殿下看看她如今的模样,特地吩咐画师,依照春夏秋冬四季所绘制。’

马摘星一听,走到案前,拿起其中一幅画轴,打开,是公主的草原骑马图,秋草枯黄,天际几只大雁飞过,浓浓萧瑟,骑在马上的妙龄公主遥望远方,一脸相思,画轴上题字:宝娜公主思念渤王殿下。

她见朱友文没阻止,便继续打开其他三幅画轴,依序是宝娜公主春季慢步花丛、夏季搭弓出猎,最后一幅是她孤身一人站在漫天大雪中,双目凝视展画之人。春夏秋冬,画中之人,如花娇艳,不失豪气,更毫不掩饰自己对朱友文的思念之情,一年四季,未曾中断。

马摘星道:‘这宝娜公主生得真是亭亭玉立。’偷觑一眼朱友文的反应,只见他更显不耐,只好转了话题,问:‘这题字,也是公主亲自写的吗?’

文衍答道:‘如郡主所言,公主信上写到,这三年来,为了殿下,她努力学汉语、习汉字。’

马摘星点点头,不免又多看了画上题字几眼,心道:这宝娜公主为倒追朱友文,可真是费了不少心思。

文衍道:‘公主信上吩咐,请殿下将这四幅画,分别挂于大厅、书房、寝居与练武场,便能每日见画如见人。’

朱友文嘴角抽动,丝毫无意照做。他指指另外几口大箱子,问:‘里头都是些什么?’

文衍道:‘那几箱是公主的随身衣物与日用品,这几箱装的则是殿下当年去契丹时最爱吃的肉干。这箱是牛肉干,这箱是羊肉干,那箱是野猪肉干,那箱则是鹿肉干。’

马婧瞪大了眼,望着那几口大箱,‘这些全是肉干?那位公主是把整个草原的牛羊鹿猪都猎光了吗?’

文衍依着箱子上的记号,打开其中一个箱子,拿出一块手绢仔细包裹的肉干,双手呈给朱友文,但朱友文只是看了一眼,连问都没问,只说了句:‘扔掉。’

‘那是什么?’马婧好奇问。

‘这是当年殿下吃了一半的肉干,公主舍不得扔,这三年来一直留着,如今物归原主。’文衍回道。

‘老天,这还能要吗?’马婧一脸惊恐。

‘殿下当年住过的帐篷,她也不准人拆掉,至今仍微持着殿下离开时的模样。’文衍道。

马婧忍不住道:‘这位公主表达爱意的方式可真够……特别的,哎唷,她要是知道三殿下与我家郡主的婚约,那可精彩了,不知会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?’马婧原本只是随口说说,却见在场其他人全都面色凝重。

梁帝想向契丹借兵攻晋,若是三殿下怠忽了这位小公主,破坏两国友好不说,若小公主回去向契丹王哭诉告状,以契丹王宠溺宝娜的程度,谁知会不会一气之下,反过来攻取大梁?或趁大梁攻晋时偷袭,渔翁得利?

马摘星略一思量其中轻重缓急,主动对朱友文开口:‘殿下,看来,若想借兵顺利,公主来访这几日,最好先对她隐瞒我俩的婚约。’

‘我不同意!’朱友文脱口而出,语气坚决。‘本王对她只有兄妹之情,不容她再得寸进尺!’

马摘星道:‘殿下,公主种种举止,皆显示她对你的迷恋有增无减,甚至变本加厉,契丹女子不若中原女子,个性刚烈,认定了就是认定了,若断然拒绝,羞愤之下,如马婧所言,的确不知会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。’

文衍见马摘星如此明理,也赶紧劝道:‘属下也同意郡主所言。赐婚一事,目前知情者并不多,只需隐瞒几日,想必不难。若能让公主来得开心,走得愉快,于公于私,两全其美。’

朱友文知道该以大局为重,但他却极不情愿隐瞒自己与马摘星的婚事。

‘难道本王就要任她如此予取予求吗?你们可知,当年她为了不让我离开,居然在我的茶水里放泻药!我一度在契丹下不了床,简直就是——’

落荒而逃。马摘星在心里替他补完这句话。

堂堂渤王却被一个小公主如此整弄,却又碍于与契丹的友好关系,无法发作,当年也只能匆忙逃回中原,却万万没想到,对他一见钟情的小公主,三年后追了过来,难怪他要如此头疼。

马摘星又劝道:‘但若不瞒着公主,届时必定天下大乱,更不利日后大梁向契丹借兵。为了大局,还请殿下诸多配合。’

‘配合?难道本王的婚事就如此见不得人吗?’朱友文不愿再多谈,转身离去。

马摘星暗暗叹了口气,朱友文有多不情愿,她哪里看不出来,只是没料到他会如此硬脾气,说什么都不愿妥协,偏偏这位契丹小公主,看来比谁都认真,若只是随便虚应敷衍,必会被看出破绽。

不过,朱友文死活不愿欺瞒与她的婚事,她心里多少是窃喜的,这代表他相当看重这件事,也许,也代表着他相当看重她。

这一两日相处下来,她明显感到朱友文的变化,而她,不讨厌这种变化。

不过,她想,还是该找个时间,找朱友文问个明白,为何一夕之间,对她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?毕竟都是要做夫妻的人,她不希望对方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。

马摘星见朱友文已然离去,撒手不想管这烂摊子,只好问文衍:‘信上还写了些什么?’

文衍翻到第二张信纸,道:‘公主还有些嘱咐:一,她的房间要面向东方,每天早上方能拜日。’

马摘星点点头,契丹是崇尚太阳的民族,这点她可以理解。

‘二,她房间内所有颜色都要换成大红,那是公主最爱的颜色。’

马摘星点头的动作缓慢了些,这点,有些困难,但应能办到。

‘三,房间里里外外都要有鲜花陈设,她最爱的是中原牡丹。’

马婧忍不住开口:‘这都要七月天了,哪来的牡丹啊?’

‘四,她指定使用花月胭脂。五……’

到底还有多少要求啊?文衍第二张信纸都还没念完呢。

‘好了,别念了,文衍,公主的吩咐就交由你来负责,只要不是太刁难的,尽量满足就是。’马摘星道。

‘是。’文衍道。‘那三殿下那儿……?’

‘我自会想办法说服。’

‘有劳郡主。’文衍感激。

的确,如今这渤王府上下,也唯有这位马摘星马郡主说的话,能入得了主子的耳。

练武场上,朱友文正在练剑,看得出他心头烦闷,剑法极快,招招用足十分力,他察觉有人来到,剑招一收,下一刻却用力将剑直击向箭靶,正中红心!

‘三殿下若想射箭,该拿弓箭,而不是这样糟蹋一把剑吧?’

马摘星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,他竟觉纷扰心境稍微得到了平抚。

他转身,见她已经坐在练武场旁的石桌前,桌上摆着一碗汤药与一幅画轴,正等着他。

他走到石桌前,坐下,开口:‘仍不放弃当说客?’

‘我是来跟殿下谈判的。’她一本正经。

他倒觉得有趣,谈判?她能有什么筹码?该不会又是马家军的忠诚吧?

‘殿下若能答应隐瞒婚约,挂上画轴,我就乖乖喝汤药养伤。’

‘妳这是威胁?’他觉好笑,却又觉这样的威胁……有种熟悉的亲昵。‘妳从小就是这性子,总要别人听妳的,不听,就古灵精怪,想出各种怪法子要别人听妳话。’他似想起了什么往事,嘴角微微含笑。

她微睁大了眼,奇道:‘殿下怎知这是我从小就改不了的坏习惯?’

朱友文不语,目光望向石桌上的汤药与画轴,内心似在挣扎。

‘我知道殿下感到委屈与不耐,也知我是强人所难。公主五天后才会到来,若这五天内,能想出更好的法子,咱们就不隐瞒婚约,这样可好?’马摘星也知不能逼得太紧,主动退了一步。

咱们。他喜欢听她这样说。不再是你我,是我们。咱们。

他目光落在汤药上,道:‘若我说好,妳现在就喝下汤药。’

‘还有,殿下要立刻挂上这画轴。’她笑道。

‘不是还有五天时间?非得现在挂上?’

‘不然我就不喝汤药。’这简直是有点耍赖了。

朱友文却挺吃这套,居然乖乖拿起画轴,打开,露出意外神情。

那画轴并不是契丹公主的画像,而是一副字帖。

‘这是……前晋书法家索靖的字帖?妳是怎么找到的?’他惊喜道。

‘我可是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在京城四处寻找,累得我差点旧伤又犯了呢。’她故作抱怨,朱友文果真面露忧心,催促她快些服用汤药,早日回房休息。

他的忧心毫不掩饰,马摘星心里既感动又疑惑,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这个男人?

马摘星举起药碗,在他面前乖乖将汤药喝得一滴不剩,朱友文没好气地看着她,‘说理动情,笼络人心,让人拒绝不得,父皇真该派妳去向契丹借兵。’

‘殿下过奖了。’马摘星一笑,‘可惜,全天下只有殿下能收服宝娜,无人可取代。’

朱友文脸色一沈,她自知玩笑太过,连忙住嘴。

‘不过,我还有一个条件,妳得答应,我才愿意隐瞒婚约。’朱友文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,那模样居然像极了狼仔,她一瞬间有些失神。

狼仔……虽然你不在了,可我遇见了一个和你十分相似的人,而且就要与这个人做夫妻了,希望他对我,也能像你对我一样,不论发生什么事,始终愿意相信我,永远不离,永远不弃。

初夏已过,时节迈入仲夏,暑气渐旺,王府厨房内更是热气蒸腾,身处其中,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,马婧已经大呼吃不消,马摘星也好不到那里去,满头大汗,身上手上全沾着面粉,奋力揉捏着眼前的面团,只因某个男人要求,她必须亲手做巧果给他吃。亲手,朱友文特别强调。

她本来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,这大热天的还要她下厨,不摆明是要刻意整她吗?但厨房大娘解释,巧果是七夕应景糕点,祭拜牛郎织女,若将巧果以红线串起,或将红线放入巧果内,送给心上人,红线绑在两人小指上,便能一生一世永远不分离。

数日后便是七夕,既然她是朱友文未来的妻子,亲手做巧果,过乞巧节,岂不理所当然?

汗水不断从她眉间滴下,心头却是甜滋滋的。朱友文也算是她的家人了吧?为家人亲自下厨,有所付出,她心甘情愿,更觉心有归属。她,不再是一个人了。

厨房大娘不断赞她有下厨天分,马婧也在旁道:‘现在不觉得三殿下是在整妳了吧?’

她白了马婧一眼,咕哝道:‘我又没过过七夕,哪知道这些?’

‘郡主!’文衍的声音忽从厨房门口传来,‘契丹公主到了!’

马摘星大吃一惊,顾不得满身面粉,冲到文衍面前,‘公主到了?不是还有四天吗?通知三殿下了没?’

‘已经派人进宫去通知了。郡主您……是否需要回避?’文衍说得委婉,马摘星正犹豫,王府前院忽传来马蹄嘶鸣,文衍只得急忙赶去处理,见他匆忙且措手不及,她想自己也该去帮点忙,至少算是为朱友文分忧吧。

她领着马婧赶往前院,只见两排人高马大的髡发契丹武士已塞满了前院,宝娜公主身着红袍,腰悬金玉,脚踏乌靴,骑着白马正缓缓进入王府,小公主年纪虽轻,但已出落得娇美动人,五官柔润,肤如凝脂,眼若灿星,一张小巧的瓜子脸,配上油亮乌黑的发辫,如大漠春天里最美丽的花朵,白马佳人,瞬间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。

宝娜人未下马,便娇声喊道:‘友文哥哥,宝娜来了!’

两名侍女拿出一段红绸,仔细铺在地上,宝娜这才下马,踩在红绸上一面往前走,身旁侍女一面忙着撒花瓣,阵仗之大,马摘星不由傻眼。

文衍上前正要问安,宝娜却断然喝止:‘不准踩!这红绸是我与渤王的鹊桥,除了渤王,谁都不准踩上来!’

文衍只得收回踏出一半的前脚,正要开口,宝娜又娇喊:‘继续撒花瓣啊!谁准妳们停下的?’

侍女小声回应:‘公主殿下,花瓣不够了……’

‘那就再去采啊!’宝娜扫了一眼前来迎接的众人,目光对上马摘星,便指着她道:‘妳,去把王府里的花都给我摘来!’

文衍见宝娜居然将马摘星误以为是下人,忙解释:‘公主,这位并非王府下人。’

但宝娜根本没在听。

马摘星倒是不以为意,回道:‘公主,渤王不喜花草,王府里并无种花。’

‘什么?是真的吗?’宝娜一脸紧张。‘渤王真的不喜花草?’

‘不信,公主可以看一下四周。’马摘星道。

宝娜连忙环视王府周围,果真一朵花都没有,她不死心,又走到庭院,只见到满地碎石与几棵树,这才信了,连忙命令侍女:‘快把花瓣全检起来!免得惹渤王不开心!’

侍女只好赶紧回头捡花瓣,宝娜嫌她们动作慢,又指使几个契丹武士去跟着捡,满身雄壮肌肉的大男人跟着婢女一起捡花瓣,还因为手指粗厚捡不太起细嫩花瓣,反而更手忙脚乱,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滑稽。

见花瓣捡拾得差不多了,宝娜才松了口气,转身问马摘星:‘渤王呢?’

‘渤王正在宫里,已派人去通知了。不知公主会提前来到,还请先入大厅等候。’马摘星气度端庄,应答得体,倒颇有王府女主人模样。

宝娜一个眼神,侍女立即准备将红绸铺到大厅,但布料却不够长,宝娜不肯继续往下走,随手又指向马摘星,娇声命令:‘妳,去把王府内的红绸都拿出来!’

朱友文不喜奢华,府内摆设又几乎全是黑色,一时哪里找得出红色绸缎?

马摘星据实以告,宝娜叹了口气,‘怎么要进个渤王府就这么难?好吧,本公主特别准妳抱我进大厅。’

‘我?’马摘星意外。

‘公主,还是由我来代劳吧。’莫霄见状,连忙自告奋勇。

海蝶瞪了莫霄一眼。

‘不行!’宝娜嗲声喊,‘我怎么能随便让友文哥哥之外的男人抱我?’

这下连海蝶都同情马摘星了。

马摘星倒是不计较,朝宝娜道:‘公主,只要先前铺过的红绸转个方向,不就能继续往前走了吗?虽然麻烦些,但多调转几次,不就走入大厅了?’

‘对呀!’宝娜如大梦初醒,‘还是妳聪明!不愧是渤王府的下人!’

‘公主,她不是下人……’文衍的解释再次被宝娜忽略。

宝娜喜滋滋地朝大厅走去,马摘星悄声问海蝶:‘画轴挂了没?’

海蝶脸色一变,低声回道:‘忘了!’

这下真的糟了!

admin
  • 本文 发表于 2021年1月27日20:17:1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xsptv.com/933.html